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社会类 人物记忆>>正文内容

实业晋商刘笃敬:财富聚散

财富聚散

前面几讲中,我们讲了作为优秀晋商、开明绅士、实业家、教育家和书画家的刘笃敬,他家资千万却富而不奢、深明大义,在大声疾呼与洋货洋商作斗争的同时,还成为了山西商界引以为荣的实业先驱。然而“风流终被风吹雨打去”,兴盛辉煌的刘家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走上了随同清廷即兴即亡的道路。那么,面对人生的兴衰沉浮,刘家人究竟是怎样一种处世态度呢?而他的财富观念又给我们留下了哪些深刻的启示呢?《实业晋商刘笃敬》系列节目第五集 《财富聚散》,为您讲述。

这一讲,我们主要谈谈刘笃敬以及南高刘家的为人处世之道,特别是他的财富观念。刘家在为人处世上,尊崇的还是传统的儒家伦理思想,也就是以“仁义礼智信”为核心内容的儒家“五常”。 仁是仁爱之心;义是处事得宜和合理;礼是人际关系的正常规范如礼仪、礼制、礼法;智是明辨是非;信是言无反覆、诚实不欺。这“五常”贯穿于刘家几百年的发展中,成为刘家价值体系中的最核心因素。这种思想又集中在一个“德”字上。刘家自明中后期高祖刘和以后,共有五支族脉。各支都定有堂号,据说取名皆以“德”字为本,由南高迁居古城镇的二支后人刘桂林一门,至今仍用“永德堂”的堂号,刘笃敬所属三支所用堂号为“世德堂”。至于这个“德”的含义,我们可以从其遗存的门匾题字中予以追寻。我们现在知道的门匾题字共有三十幅,其中有《世德南宅》《里仁巷》《紫气东来》《德为馨》等等。《世德南宅》是刘家账房楼大门上的门匾。《里仁巷》是刘笃康一家子住的那个巷子大门的门匾,意思是巷子里边住的是有仁德之心的人。《紫气东来》不是我们一般理解的吉祥如意的意思,是个典故,与老子《道德经》成篇有关,说老子出函谷关前,关令尹喜见紫气东来,知道将有圣人过关。果然老子骑着青牛而来。尹喜请他写篇文章,老子就写了《道德经》。还有三副对联,一副的上联是“翌賛(zàn)超雷陈之上”,意思是说将来的赞美之声一定要超过东汉时期的雷义和陈重,下联是“德行遍市井之中”;一副是:翌助因时急应维持市面,德行乘势祗求洽浃(jiā)人心。还有一副是:存忠厚心戒骄奢事,叙伦常乐养活泼机。细细琢磨以上门匾和对联之意,刘家所尊崇的“德”字,自见其义。

世代尊崇儒家伦理思想的刘家,以德为本、重善重德,那一个个牌匾、一副副对联就是对刘家处世之道的最佳印证。然而刘家的这个“德”字,并不只是说在嘴上、写在门上,而是真正的付诸于行动。襄汾县南高村至今还在的一座石牌坊就向您讲述了这样一个刘家。

南高村的村南现在还保存了一座完整的石牌坊,俗称“德行坊”,是咸丰元年(1851年)南高村老百姓自发为刘笃敬的祖父刘体正所立。牌坊的铭文是这样写的:“守一刘公,余乡富而好礼者。富者多骄,而公独尊;人抑已富者多吝,而公独仗义疏财……”刘体正平时的为人处世之道都说得很清楚。南高村里还有一座“乐善好施”坊,是光绪十六年刘笃敬的堂兄刘笃康按照刘体正的意思向清王朝捐赠了锦衣1000套,光绪皇帝批准他建的,表示奖励。刘笃康也是个清官,光绪二十二年到二十五年曾任浙江省严州知府。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但是他当了三年知府,没捞一分钱,还把俸禄捐给了当地,被当地誉为清官。刘笃敬的二爷爷刘体直也是这样,在任大兴县知县的时候,操办科举考试朝廷拨的钱不够,亏了二千多两银子,琢磨着近年国库也不充实,朝廷银子不多,就没吭声,自己掏腰包赔上了。事后有人上报,朝廷才知道了,大为赞赏。在清朝那种贪污腐败横行的官场,这种官真不多见。至于捐助公益事业,为国出钱出力,那更缺不了刘家。清朝中期以后,国库亏空,军费往往不足,每年都要地方上的有钱人筹措,刘家每年都要为国防事业捐款数万两银子。至于边关有了战事,官府更要召集富户商量捐款事宜,每次刘家都是以国家安全为重,着急地带头捐款,简直成了太平县捐助军费的标杆。光绪三年、四年,华北地区的河北、河南、陕西、山西等几个省份,发生了大旱灾,灾情以山西为最严重。当时山西巡抚曾国荃在给朝廷的奏折中描述了灾情,说是:“赤地千有余里,饥民至五六百万之众,大侵奇灾,古所未见。”据当时奉旨协助户部尚书阎敬铭办理救灾事宜的稷山王文在说,面对如此严重的灾荒,刘笃敬“蒿目时艰,深虑灾广粮绌”,一次性就拿出了黄金一万两捐给了灾区民众,而且亲自南下,利用他的关系网组织买粮事宜,买回了小米1700石、大米93石、小麦480石,给朝廷解了大围。当时,刘家的刘松茂、刘笃康也各捐银一万两。至于修筑城池、建造寺院、修路打井等小事,那更是数不胜数。等到刘家在刘笃敬手里发达兴旺之后,刘家对各方面公益事业的捐助那就更多了,《晋阳公报》不是说刘笃敬于一切公益事业均有巨资捐赠吗!至于刘笃敬后来为杨深秀收殓送葬、领导支持“山西争矿运动”、兴办民族工业、捐助教育事业、创办南高私立高级小学等行为,更是体现出刘家一向重情重义,救国救民的大仁大德。

关于这个“德”字,在前面几讲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刘笃敬的祖父刘体正免费为老百姓看病施药,而刘家又世代尊师重教,特别是刘笃敬创办的襄汾县南高私立小学,他所制定的一系列规章制度更是体现了他的仁义礼德。而今尽管时光荏苒,但刘家的仁德之举却依然被人津津乐道。

今天,在我们襄汾南高附近一带村子里的老人们,都能津津乐道地说出几件刘家乐善好施、扶贫济困的善事,至于坏事恶事,还真没有人讲过。1965年“四清”工作在全县展开,那时党的基本路线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批判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南高刘家自然就在批判之列。有一次,工作队组织南高群众举行诉苦大会,控诉刘家欺压群众、剥削群众的恶行。诉苦会一开始没有人说话,一阵寂静之后,工作队就点了一个叫吉娃的妇女发言。吉娃站起来说,刘家财主可不是黑心财主,我小时家穷,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没奈何时我爸妈就提篮子向刘家借,凡是去了,总没有叫空回过——说到半截,工作队立即制止了她的发言。又一阵寂静之后,一个叫李旦娃的站起来说,是叫说实话,还是叫说胡话。叫说实话我就说,那年我娘死了,装不起棺材,刘家老爷让我到木厂拉了一副,没有要钱。接着,还有说刘家给人看病抓药不要钱的,上刘家学堂不收学费的。一时间,诉苦会变成了感恩会。工作队赶紧宣布散会。清朝儒帅左宗棠曾给襄汾刘家题词:“五福有源惟积德,六经为本足传家”。刘家三支十四世传人刘锡瑗(女)回忆刘家家史时说:“三百年来,子孙虽有不孝,然未有投敌者。”这也许可以算作对刘家所推崇的“德”字的一种解释。

看着这座几经风雨却依然如故的石砌牌坊,听着这些口耳相传却依然感怀的仗义之举,刘家几百年来奉行的以德为本的思想不禁让人叹服。这就是刘家的“德”字,而在这个“德”字中还包含了刘家的财富观。那么,刘笃敬以及刘家人又将持怎样一种财富观呢?

我认为至少有五点:

第一,看重财富,但不崇尚财富。现在许多人一谈晋商,就说他们十分推崇财富,经商的目的是积累财富,当官的目的也是为了发财。我不这样认为。衣食住行,是人类生活必需的物质条件,但是我们是高等动物,更需要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特别是别人的尊重。为了自由和尊严,我们甚至可以放弃优厚的条件。要知道,在封建社会,特别是清代中期以前,在儒家传统思想体制的统治之下,商人是完全没有地位的,不管你多有钱,都进入不了上层社会,都没法获得至高无上的尊严。在电视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都是财主、富商给官府老爷磕头作揖,哪有官府老爷给财主、富商磕头作揖的?而且商人的财富也不稳固,官府一道命令就可以让你顷刻间一无所有,变成穷光蛋。也就是说商人可以富,但不尊贵。刘笃敬,包括我们大多数的晋商在满足了生活物质需求之后,内心深处更想“贵”。那怎么办呢?在政策允许之后,走捷径,出银子,买官买级别买待遇。与此同时,办私塾,请名师,潜心攻读,考秀才,考举人,考进士,入朝为官,功成名就。刘笃敬以及南高刘家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经商只是他们想赢得别人尊重的一个手段。

第二,共富共贫的集体观念、合作思想。刘家三支到了刘笃敬这一代共有六宅九院,但是发展了十几代,从来都没有分过家。一大家子里面,有主持内务的,有跑外的,有专门经商的,有一心攻读的,分工合作得很好。赚了钱,是大家的,依靠制度来共同支配。在各个商号实行的股份制经营管理办法,也是体现了这种观念。牛树德的爷爷不是一年就能拿两万两银子吗,刘笃敬不嫌他挣得多,有钱一起赚, 你赚得多,我自然也赚得多。

受世俗“贱商”思想的束缚,出身豪门的刘笃敬没有像其他富商一样走捷径买待遇,而是潜心攻读、考取功名,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富贵”。然而刘家不只是一个富贵之家,还是一个和谐之家,共贫共富的集体观念让刘家“和气生财”。那么,对于刘家的巨额财富,刘家人到底是如何看待的呢?

第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刘家的财富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做生意一点一点赚的,来的是正道。当然这里头有运用市场规则巧取的,但是没有违反社会道德豪夺的,更没有贪污腐败得来的。有了钱之后,也没有为富不仁,和家人、亲戚、邻居、朋友、同事,相处得非常好。

第四,财富要取之于民,用之于国,还之于民。南高刘家是有民族责任感的爱国商人,国家有难时,积极响应号召,带头捐款捐物。刘笃敬更是挺身而出,敢于担当,领导支持“争矿运动”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对公益事业的大力捐助,则说明刘家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商人。同时,刘家人还具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侠义之气和扶弱济贫、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刘笃敬为杨深秀收尸,刘家赈灾施粥,为老百姓免费看病,都是具体体现。

第五,财富是把双刃剑,当聚则聚,当散则散。在刘家看来,钱财乃身外之物,遇到特殊情况如果处理不当,还舍不得,那就可能是祸害。乡人有个传说,说是年底刘家各商号往回运钱,开始用镖车,后来取消。路上遇见土匪,只要说是太平南高刘家,都平安无事。因为以往刘家车马遇见土匪,要多少给多少,打个收条回去就能报销。干什么都有“道”,土匪也有土匪的“道”,天长日久,土匪也不好意思抢了。至于刘家的衰败,没人能够说清其确切的原因和具体过程。襄汾当地流传的是谜一样的传说。根据传闻和刘家后人的自述,刘家破产是蓄意为之,曾经在红军发展壮大的时候,在北京专门开会做过具体安排,主要精神是“弃儿疏女,破坏家园”和“有地不卖,终究是害”,南高村内是六爷刘培恩去北京开的会。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在日军投降前才付诸行动,并在瞬间完成破产。刘家破产时,商号统一关闭,土地贱卖,甚至拱手送给了当地农民,部分财产有价无钱,白白扔了出去。村中三千多亩土地,十五亩一份,分给了农民。主持破产的刘伯州(小名胎娃子),不知何故将妻子休去,言明要啥拿啥,装了四大车将妻子送回家,然后只身一人四处奔波处理财产。人们说他到南阳处理银号,从楼上往下扔票子;检阅汤恩伯的部队,阅一天发一天饷;在社旗县用牛笼头押宝,故意输钱。牛笼头现在的年轻人没见过,农村年龄大点的人都知道或者使用过,就是用铁丝编成套在牛嘴上的玩意儿,全是大窟隆,在里边押宝赌博,什么都能看见,只会输不会赢。运城盐池卖了一亿现大洋,几个月时间就在西安挥霍一空;变卖家财时,卖的是宅门上和柜子上的钥匙串,不管屋中、柜中有多少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和古玩珍宝。还有一个传说,说是胎娃子从西安回到史村坐船过汾河时,听船上之人热议刘家是如何如何倒灶的,便拿出钱袋把里边的银元倒在汾河里,哈哈大笑与人说:“就是这样倒灶的!”

由兴盛辉煌走到衰败没落,一个豪门巨族突然财产散尽,究其原因除了历史的种种因素外,封建落后的经营方式、不合时代的发展节拍以及违背时代潮流的商业性质,最终都会导致他们失败。失败不可避免,然而曾经的辉煌却让晋商文化大放异彩,同时也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启示。

世态变幻,世事难测,解放以后政府给人们定家庭成分的时候,刘家因财产散尽,被定成了“破产地主”,而当年贱买甚至没有掏钱就占了刘家几十亩地的佃户们,却成了真真正正、地地道道的“地主分子”,受尽批斗之苦。难道刘氏家族就真的能看透世道,具有先见之明吗?我们不得而知。以上五点,就是刘笃敬以及南高刘家的财富观念。今天,在我们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出现了许多亿万富翁,根据2011年胡润百富榜,中国内地前一百名的大富翁,资产大都超过了100个亿,合计资产两万多个亿。我们山西阳泉的李彦宏,是著名的百度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排到了第五名。在2011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里头,他是排名第95位,是中国内地首富,资产达到人民币617亿。但是2011年胡润慈善榜里头,排在前边的173位慈善家,合计捐赠才达到74.28亿元。当然也有舍得捐款的,比如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光标,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陕西的步长集团,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当然我们山西的李彦宏也很好,在年度十大慈善企业里头排第三名。

一个人,当你有一百万的时候,这钱是你这个家庭的,当你有一千万的时候,那钱可能就成了你的亲戚朋友的,当你有一个亿的时候,那钱就肯定是社会的了,更不要说十个亿、一百个亿、一千个亿了。不论什么样的伟人,死后都是三尺黄土。一定要像南高刘家那样,拥有正确的财富观念,恰当地运用财富,特别是要在国家和民族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担当起应有的责任。1920年,七十三岁的刘笃敬因病去世。这时的刘家,尚未衰败。但和众多的晋中票号一样,曾在刘笃敬时期达到鼎盛成为山西首富的刘氏家族,也难逃衰败的命运。抗日战争开始时,刘家“风流终被风吹雨打去”,只不过,比晋中票号商晚了二十多年。南高刘家,一个曾经在明清时期称雄山西乃至全国的工商巨族,在历史车轮的无情碾压下,如今只剩下几处残垣断壁和民间广为流传的传奇故事。刘笃敬,这个集豪门巨富、工商精英、实业先驱、开明绅士、教育家、慈善家、书画家于一体,开创刘氏家族鼎盛和近代山西煤矿业、电力业、铁路交通业发展新纪元,被《山西通史》称赞为“近代山西民族资产阶级楷模”的清末民初实业晋商代表人物,也只能在史志资料中仅有的片言只语和乡间传说中,细细寻找他的踪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