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社会类 人物记忆>>正文内容

卫青:不教胡马度阴山

不教胡马度阴山

 

 

在前面的讲述中我们看到,卫青以他六战六捷的辉煌战绩书写了汉朝历史上一代战神的战争史诗。然而这样的战争并没有结束,蛮狠嚣张的匈奴人仍在不断侵扰着汉朝的边郡,汉朝百姓的血换来的是汉武帝对匈奴人更加的憎恨和愤怒,于是那一场场与匈奴的恶战又在汉武帝的怒火中爆发。那么,从无败绩的卫青此时又将肩负什么样的使命呢?匈奴人会在这次打击中结束对汉的侵扰吗?《一代战神卫青》第五集 《不教胡马度阴山》,为您讲述。

公元前122年四月九日,是汉朝历史上一个吉祥的日子,汉武帝刘彻封卫子夫生的年仅七岁的儿子刘据为太子。而这年的五月三十日,却是一个晦气的日子,发生了日食,这一天,匈奴万余骑兵攻入上谷,杀数百人。又欠下汉朝一笔血债。这笔债,汉武帝刘彻记在了心里,血债要用血来还。第二年三月,刘彻觉得该是讨债的时候了。于是,决定派个人去要债,并且叮嘱,给匈奴多算点利息,让他们尝尝借高利贷是什么滋味。大家都猜测,此次被汉武帝派出去要账的人,非卫青莫属,但结果大家都错了。这次派去的不是卫青,而是一个年青的面孔,此人叫霍去病。为什么一向走红的卫青,淡出了汉武帝的视野呢?原因有两个。漠南之战以后,卫青被封为大将军统领全军,权倾朝野,甚至有些功高震主。姐姐卫子夫又被立为皇后,卫子夫生的儿子又被封为太子,表面上无限风光,实际上有一股暗流在涌动,个别大臣不断给汉武帝打小报告,深懂权术的汉武帝也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刻意冷落甚至压制卫青。第二,在漠南之战中,霍去病崭露头角,他的打法更加切合汉武帝的胃口,也就是说汉武帝找到了卫青的替代产品。在这种情况下,霍去病开始受重用。

霍去病作为漠南大战中横空出世的又一位将星,他以他火暴的性格、生猛的战术成为了继卫青之后汉武帝的又一位爱将。那么,这个无论是出生还是胆略都被称作是卫青升级版的年轻将领,能否圆满完成汉武帝交付的这次讨伐行动呢?

我们看一下漠南之战后,匈奴形势的变化。匈奴伊稚斜单于接受宠臣赵信的建议,把匈奴主力调往漠北,边境局势稍微缓和,张骞从西域回来以后,向汉武帝介绍了西域的情况,让汉武帝了解了除西域以外的广阔世界。于是在汉武帝心中就有了一个宏伟的设想。他有这么一个步骤,就是“断匈奴右臂,长中国之掖”,发动了著名的 河西战役。河西地区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河西走廊”,自古以来“河西走廊”就是中原地区通往西域诸国的咽喉要道。河西走廊东起乌鞘岭,西到玉门关,南面是祁连山、阿尔金山。北面是马鬃山、合黎山和龙首山。它是从西北到东南狭长的盆地,好像是走廊,因为在黄河以西,所以称为河西走廊。匈奴在河西走廊有两个王,一个是休屠王,一个是浑邪王。匈奴控制这个地区既可以控制西域几个国家,又可以和南面的羌族联合攻击汉朝。所以这个地方的得失事关汉朝、匈奴的强盛与否。在这一年的四月份,霍去病率领他的一万大军,开始了他的著名的河西之战。这一年年仅21岁的霍去病,进行了两场大战:第一战,转战六天,越过焉支山一千余里,俘获及斩首八千九百余人。第二战,俘虏匈奴单桓王及相国都尉等二千五百人,斩首俘虏三万二百级,获小王七十余人。以最小的成本,赢得了最大的胜利,创造了中国战争史上罕见的奇迹。仅就这次战果,霍去病再被封五千户,其属下将领,犹如当年卫青属下将领一样,纷纷被封侯。不过我觉得,仅仅为封侯而战的都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英雄永远是为国家荣誉而战的。

卫青在汉匈交战史上从无败绩,霍去病又能以少胜多,顺利完成汉武帝宏伟蓝图的第一步,二者不愧是汉朝的“帝国双璧”。然而让后人更为慨叹的是,这次战争彰显的不仅是霍去病个人的军事才干,还有一代将才的个人胸怀。

在这次战役后,汉武帝为了表彰霍去病的功绩,就在长安城里给他修建了豪华的府第。但霍去病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成了霍去病真正的追求,这个声音可以说响彻汉朝的上空,激荡千古、绵延不绝。匈奴退出了焉知山,汉朝收复了河西平原,在那里设置了四个郡。也就是今天大家熟知的河西四郡,酒泉、敦煌……让汉朝人家破人亡的匈奴,现在也唱出了哀歌。“失我胭脂山,使我嫁妇无颜色,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汉朝的军威从此大振,21岁的霍去病,从此成了令匈奴闻风丧胆的另一位战神。还有一个关于霍去病的传说流传了下来,霍去病河西立下大功,汉武帝特派使臣载了美酒到前线去慰问他。霍去病对使臣说:“谢谢皇上的奖赏。但重创匈奴不是我一人的功劳,功劳归于全体将士。”于是,命令将御赐美酒抬出犒劳部下。但酒少人多,怎么办?霍去病吩咐手下,将两坛美酒倒入营帐所在的山泉中,整个山谷顿时酒香弥漫,全体将士纷纷畅饮掺酒的山泉,欢声雷动,这就是“酒泉”的来历。不管这是传说还是史实,千年之后我们读到这个故事,还是会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一位英勇却浪漫的少年将军的形象在我们面前栩栩如生。

河西之战是霍去病短暂人生中的一个顶峰,它造就了一代英雄,但也给猖狂的匈奴人以沉重的打击。然而这次战争之后,匈奴单于杀掠汉朝百姓的悲剧仍在上演,汉武帝审时度势、积蓄力量,战争的硝烟将再次弥漫在漠北的上空。

河西一战,超乎匈奴单于想象。因他已经迁往漠北,所以,河西之战他是心有余而力不及,唯有眼睁睁地看着河西地区丧失。当然,匈奴单于也不是白吃饭的。公元前120年秋天,匈奴突然发起报复行动,匈奴数万骑兵,分两路袭击右北平和定襄,杀掠千余人而去。这一年,刘彻犹如一只趴在坡上的猛虎,虎视眈眈地看着山下的敌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刘彻之所以没动静,是因为他要玩,玩就玩点狠的。而想玩点狠的,就必须酝酿力量。刘彻认为,按那个吃了汉朝回扣又逃回老家的赵信想法,以为搬家漠北,汉朝就不敢大举进攻。现在,我们不如将计就计,打到漠北匈奴老巢,彻底解决匈奴后患。刘彻的建议得到了诸位将军的一致拥护。公元前119年的夏天,西北的天空上出现了长星。就是今天的金星,出现在东方称为启明星,出现在西方称为太白星。按古人的说法,长星出现,是战争的征兆。果然,这年夏天,刘彻开了一个军事会议,就准备对匈奴发动总进攻,进行了讨论。漠北之战是汉朝对匈奴的最后一次决战,成败在此一举,汉武帝又启用了已冷落三年的卫青,此战耗费了卫青所有的心血,是他的最后一战,也是霍去病这个年轻将领的最后一战。漠北之战准备工作相当惊人,汉武帝派出10万骑兵,30万步兵,战马14万匹,包括出动了私人马匹4万,后方辎重粮草供应之数量更是不计其数。因为远征,刘彻替他们准备了10万匹战马。有必要说明一下,刘彻给卫青和霍去病配备的战马,简称粟马。所谓粟马,就是食小米的马。此种马与食草马相比,体格更加强壮。可以说,此战大大消耗了汉朝的国力,汉武帝此次下了这么大的赌注,目的在于全面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而此时的匈奴已远迁漠北,将战地拉到了千里之外,他们采用赵信的办法,以逸待劳,等着汉军钻进他们的虎口。

匈奴不断的侵扰,汉朝不断的反击,战争的最大受害者就是汉朝的老百姓,而为了彻底击溃匈奴主力,这次汉武帝集中全国的财力、物力,准备发动对匈奴的第三次大决战。那么,这次出征,汉武帝特别在人员上作了怎样的分工呢?

漠北决战,就此拉开序幕。此次出征,汉武帝尽管用了卫青,但还是想让霍去病建立不朽功勋,所以在兵力分配时,卫青、霍去病各领5万骑兵,霍去病挑选的全是精兵强将,率领的是特种部队,卫青带领的则是霍去病挑剩下的部队;在出征方向上,让霍去病从定襄出发,远袭匈奴单于主力;卫青从代郡出发,目标是匈奴左贤王。刘彻下了死命令,此次出发,力求决战!两军快要出发时,刘彻又突然做了一个重大调整。他之所以调整,是因为收到匈奴俘虏提供的可靠情报。说是匈奴单于又搬家了,方向在东边。于是汉武帝又临时作出决定,让霍去病和卫青调换出征方向,仍然让霍去病与匈奴单于对决。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最后,在战场上碰到匈奴单于的却是卫青。卫青将要出发时,有一个人非缠着他远征,这个人竟然是李广。这次出征没有安排李广,汉武帝认为他年龄太大,而且运气也不好,不能因为他妨碍了汉朝的这次军事行动。但是李广不这么认为,他14岁参军,把人生最宝贵的岁月都献给了打击匈奴的宏伟事业,这次是汉朝和匈奴的最后决战,身为老将,身为名将,哪能不参加这样的行动呢?这让卫青很为难,因为不让他出征是皇帝的意思,但经不住李广的软磨硬说,卫青还是动心了,就让李广和赵伟奇担任后卫的任务。他们约定了出发地点,到时候如期会晤。但这让李广万分的不高兴,他打了一辈子仗,从来没有当过后卫,卫青是军人,对李广很理解,正因为这,所以在安排上才用心良苦。若安排打前锋,李广个人英雄主义太浓,又太冒进,打前锋不合适。卫青还是拒绝了李广的要求。李广一怒之下离开了将军帐。但在离开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就是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公孙敖。卫青把公孙敖安排打前锋,人人都能看出来,卫青是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好朋友、好兄弟公孙敖。李广怀着一肚子怒气回到他的军营,大军出发了。

遭受冷落的卫青尽管得到汉武帝的再次启用,但兵力的分配却明确了汉武帝的用意,这作为卫青的最后一战,也作为霍去病的最后一战,战争的意义似乎不仅是汉匈之间的成败。那么,面对这次机会卫青又是如何把握战机的呢?

卫青率主力向北推进一千多里后,渡过茫茫沙漠,突然发现前面并不是左贤王的军队,而是伊稚斜单于的主力部队正在前方严阵以待,早等得不耐烦了。汉军千里奔袭,疲惫不堪,对匈奴来说,这是决战的最佳时机。这并不是卫青担心的,最让卫青担心的是李广的部队没有按时到达,恐怕又是迷路了。但是战场形势不等人,面对如此危局,久经沙场的卫青临危不乱,一面下令战士们用武刚车(武刚车长二丈,宽一丈四,车外侧绑长矛,内侧置大盾,是我国最早的装甲车)围成一个坚固的阵地,汉军全部潜伏在铁阵之内,以防匈奴骑兵突袭;一面派出五千名骑兵冲击敌阵发动了进攻。伊稚斜单于也出动万余骑兵应战。大漠之上顿时号角齐鸣,箭矢纷飞,一片刀光剑影。双方展开了血战,竟日厮杀的凶险与残酷,远非亲历者之外的人可以讲述的。只知道双方都以不惜生命为代价打败对方。恶战一直持续到黄昏。就在双方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没想到,沙漠里却发生了一幕让匈奴单于始料不及的事。原来是,沙漠上狂风骤起,刮起了沙尘暴。大风卷起沙子满天飞,飞沙走石,天空一片黑暗,两军对面不能相见。这时大漠在号角声中显得异常苍凉,在这血腥中,在这昏黄的沙漠中,谱写的究竟是英雄的赞歌,还是战争的悲歌,飞沙模糊了士兵们的眼睛。更让匈奴单于想不到的还在后面。趁着黑乎乎的风沙,卫青觉得这正是反击的好机会,卫青命令打开铁阵,分成两部分,把匈奴军队迅速包围起来。伊稚斜这才发现,他上当了。卫青五千骑兵,不过是个诱饵。根据他多年的作战经验,汉军人多马肥,他根本就不是对手。要打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三十六计,走为上。唯一的出路,就是开溜。于是,伊稚斜抛下队伍,率着一百号兄弟,从西北角呼啸突围出去。这时两军仍在激战,后来,匈奴兵发现头不见了,无心恋战,在四面汉歌的情况下纷纷溃散。此时,沙尘暴已经停止。黄昏的河边,一切都归于平静,只有零零星星的几匹战马时而仰天长啸,卫青骑在马上,望着遍地的尸体,对公孙敖说:“残阳如血,尸横遍野,胜得如此惨烈,败得如此悲壮!”

不知是上天对卫青的考验还是对他的再次眷顾,没有精兵强将的他却在茫茫沙漠遭遇了匈奴主力,并能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出奇制胜打败单于,这实为历代兵家所敬仰。然而听后更令人动容的是,这次出征卫青所付出的惨重代价却是以老将李广的自刎而告终。

卫青急令轻骑连夜追击,汉军追击二百余里,但伊稚斜单于终于逃脱。唐朝诗人卢纶的诗“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说的就是这件事。卫青率大军随后而行,沿路可见四处逃散的匈奴百姓。卫青断定,匈奴单于的本部,肯定就在前面。卫青再向西挺进,没想到,他真的找到好东西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赵信城。赵信城,位于今蒙古国哈尔和林市东南。卫青抵达漠北之前,赵信已经派人把匈奴粮食全都搬入城内。没想到,赵信以逸待劳的计策没得逞,连老巢都被卫青找到了。卫青部队进入赵信城,让将士休整了一天。最后,将赵信城的粮食全部打包,运走大批粮草,剩余所有东西一律烧尽,彻底摧毁了匈奴的这个据点。卫青胜了,共斩获敌首一万九千余,然而,这次胜利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汉军死亡人数与匈奴相当,卫青也在这样的凄惨下,从此失去了斗志。当卫青满载而归时,这个时候传来了消息,李广的部队找到了,卫青派军士将酒菜送到李广大营,说是问候,事实上是问话,问他为什么迷路,怎么迷的路,李广闭嘴不言。秘书长回去向卫青汇报,卫青说,他不说没关系,你把他的部下直接抓起来审问,秘书长来到李广营帐,准备点名时,李广说话了,迷路全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这个落寞的英雄把自己逼到了生命的尽头。李广来到将军帐,所有的人惊讶地发现,这个身经百战的将军,头发已经斑白,英雄的身躯略显得佝偻,脸上掩饰不住的是没落和凄凉。这个时候李广转过身缓缓地对大家说:“我14岁参军,16岁就对匈奴作战,大大小小战役70多次,这次跟随大将军对匈奴作战,我迷路了,为什么漫漫人生路我却一直在迷路,一切都是天意啊。我今年已经六十余岁,已经吃不消军法官司吏的审讯了。”说着李广拔剑自刎,黄昏夕阳红,连着鲜血染红了沙漠。勇武英雄,意气英雄,落寞英雄,悲情英雄。这是李广留给战场的背影,也是他人生最后的归宿。消息传出,他的部下放声痛哭。如果有来世,我仍然是那个不老的传说:“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漠北大战,汉军打垮了匈奴的主力,使匈奴元气大伤,再也没有能力窥视汉朝,他们逐渐向西北迁徙,出现了“漠南无王庭”的局面。然而匈奴对汉朝的军事威胁基本解除了,卫青、霍去病也都加官进爵,但功高盖主的卫青接下来又该如何在变幻莫测的宫廷斗争中安然善终呢?《一代战神卫青》系列节目第六集 《赤子丹心传古今》,继续讲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