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社会类 人物记忆>>正文内容

霍光:择立新皇

择立新皇

 

 

上一讲,主要为大家讲述了霍光谨遵汉武帝遗训忠心辅佐幼主刘弗陵所付出的辛劳以及进行的斗争,在霍光的辅政下,大汉王朝逐渐呈现出了一派繁荣之势。然而正当朝野内外安宁太平之时,年仅二十一岁的汉昭帝却不幸病逝,汉朝一时又陷入了“国无君”的局面。那么,在昭帝无嗣的情况下,霍光等公卿大臣会择选谁来继任新君呢?择选经历了怎样的波折?而在确定新君的过程中,霍光又起了哪些至关重要的作用呢?《大汉名臣霍光》系列节目第三集 《择立新皇》,为您讲述。

上一次我们讲到,汉昭帝突然得病去世,去世后的昭帝没有留下子嗣,刚刚平静的朝局再次掀起了波澜。到底由谁来继承皇位,又成了摆在公卿大臣们面前最棘手的问题。那么,面临此种情况,霍光该何去何从呢?我们都知道,这时候的霍光,那可是今非昔比,比之刚刚辅佐汉昭帝的时候声望更大,13年来他呕心沥血,主持朝政,治理得天下日渐兴旺。尤其是粉碎政变夺位的阴谋后,更使他威震天下。大汉有今天的繁荣与发展,霍光,是功不可没的。要是他黄袍加身自己当皇帝,他的能力也足以胜任。那历史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史书告诉我们,忠心事主的霍光又在皇族中为自己寻找主子了。现如今,汉武帝的儿子中只剩下一个了,就是封于广陵为王的刘胥,群臣在讨论该立谁为皇帝时,都有意立广陵王。可是,前面我们说过,这刘胥呀,品行不端,行事不检点,汉武帝生前,就很不喜欢他,觉得他有失皇家体统,不能君临天下,所以武帝弃而不用,现在立他,岂不又违背了先帝的意愿?而立别人似乎又不合礼法。正在霍光等大臣们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位郎官提了个建议,他说:“周太王废除太伯而立王季,周文王舍弃伯邑考而立武王,都是只看合适不合适才立。即使是废除长子而立少子也是可以的。广陵王品行不端,自然是不能继承帝位的。”郎官的一席话,让霍光找到了依据,霍光是一时大喜,便将此人提拔为九江太守。有了古人的先例,霍光准备在武帝的孙子辈里找一位继承人,跟大臣们商量后,最后选定了昌邑王刘贺。以皇太后的名义,派遣行大鸿胪事的少府史乐成、宗正刘德、光禄大夫丙吉、中郎将利汉一起,迎接汉武帝之孙昌邑王刘贺入京,继承大统。 这刘贺他是汉武帝和北方有佳人的李夫人的孙子,也是哀王的儿子。

从汉武帝到汉昭帝,霍光逐渐走上了大汉朝政治舞台的中心,此时的他可谓是位高权重,然而面对“权”“利”,他不为所动,依旧恪守职责、忠心事主。或许对他的种种考验并没有结束,汉昭帝的死、新君的确立、国家的兴衰同样检验着霍光的政治决断能力。那么,经过商议选定的皇位继承人刘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而他又能否担当起治理国家的重任呢?

然而,霍光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精挑细选的昌邑王刘贺竟然是个狂纵无度的浪子。平日里就喜欢游猎,无所事事。这日,朝臣到了刘贺的封地已是深夜。听说长安城来了朝臣,并带来了皇太后的懿旨。刘贺赶紧打开来看,这一看呀,不得了了,是让他继承皇位,当时就高兴得不能再高兴了。眼睛睁得老大,手不停地在抖,玺书也随着跳起舞来,真是比中彩票还高兴,刘贺简直不知所措。他身边的一帮侍臣,听到主子要当皇上了,一个个喜得都跑到他跟前,黑压压地在地上跪了一大片,齐声祝贺,请求要随昌邑王一同进京。刘贺是喜得发狂,统统答应,匆匆准备之后,就起程奔赴长安了。刘贺称帝心切,扬起马鞭一溜风向前去,一口气跑了135里地。到了定陶,回头一看,一个从人也没有跟上,他只好找了一家驿站住了下来,在此等候他随从的到来。等到傍晚,才看见朝使到来,随从也陆续赶到,这些随从都说马力不足,累死了很多。原来各驿站中马匹本来就有限,哪里有那么多马供这些侍从骑呢?驿站只好临时凑马,供他们使用。一般马匹哪里能经受得住如此的远行快奔,所以,大部分都累死了。然而,昌邑王的这些随从们却狐假虎威,埋怨驿站失职,乱施淫威,行至济阳的时候,当地有著名的土特产长鸣鸡、积竹杖。这些东西对刘贺来说毫无用处,但刘贺却以多为好,停下来购买。多亏了龚遂从旁劝阻,刘贺才少买了数只前行。到了弘农地面,看见路上长得漂亮的女人,刘贺就不胜艳羡,暗自命人物色佳丽送往他住的驿站。民间稍有姿色的女人都被强行拉去,刘贺都如得异宝,顺手搂抱,肆意作欢。在他即位以后,更是毫无节制,甚至在昭帝的大丧期间,刘贺就歌舞不断,吃喝玩乐,淫乱后宫,并把随行的200人都引为内侍,整日不理朝事,在宫中斗鸡走狗,吹打鼓乐。见有美貌宫女,即刻召入,陪酒同寝,闹得宫中是混乱不堪。在位27天,诸般丧德之事,竟干了有1127件,这引起了霍光和满朝文武的不满。更令霍光难以容忍的是,刘贺竟然将昌邑封地的诸臣悉数带到宫内,加官晋爵,妄图行文帝故法,夺取权柄。

令霍光意外,也令诸大臣倍感震惊的是,这个精挑细选的皇位继承人刘贺原来是个骄奢淫逸的浪子,让他当皇上,恐怕从此百姓生活难安,国家颓废不堪。那么,看着整日不理朝政、荒淫无度的昌邑王刘贺,焦急万分的霍光会作何打算?而他又与大臣们最终作出了怎样惊人的决定呢?

刘贺荒淫无道,霍光备感烦恼。如此下去,国家哪里还像个国家的样子?可是,不如此又能怎么样?霍光便去找自己的老部下田延年商量,田延年就对霍光说了:“伊尹为相,废太甲以安宗庙,忠君之名留于后世,大将军你是国家的栋梁,何不报知太后,另选贤者立之呢?这样做不仅不会有非议,而且还会认为您就是汉代的伊尹呢。”霍光于是便找来诸多重臣开会商议,会上,霍光说:“昌邑王行为昏庸淫乱,恐怕会给国家带来危险,怎么办呢?”众臣听了,全都大惊失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更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这时,田延年离开座位走上前去,他手按宝剑慷慨激昂地说道:“先帝把年幼的太子托付给大将军你,又把天下托付给大将军,是因为大将军你忠诚、贤明,能保刘氏子孙的平安,现如今臣民扰乱不安,国家行将崩溃。而且汉朝历代相传,谥号里都有孝字,意思就是要长保天下太平,让祖先能享受子孙的祭祀啊!如果让汉家断绝了祭祀,等大将军死了,还有什么脸面到地下去见先帝呢!”接着他又带着威胁的口气说:“今天的讨论,不能有一会儿的耽搁。群臣中有谁赞成得晚一些,就请让我杀了他!”霍光站起身来,向田延年拱手,谢罪,说:“九卿对我的责备是正确的。现在天下人心浮动,议论纷纷,我应当受到责备。大司农责备得甚对呀!如今天下纷扰,我理应负起重任。”于是参加会议的大臣都磕头说:“百姓的命运都在将军一个人了,我们都听将军的安排。”说完,霍光就立即领着群臣去面见太后,向太后详细说明了会议的情况。说这个昌邑王荒淫无度,失掉了帝王的礼仪,扰乱了汉家的制度,不能继承帝位。皇太后对这个昌邑王的行为也是很不满,现在霍光等人有意废除昌邑王,她没有任何异议,当下表示同意和支持。再说了,当时的太后才15岁,有何主见?何况,奏请的人又是自己的外祖父,哪能不听?一切皆依众臣的意思。

难以忍受刘贺的荒淫无度,霍光与其部下田延年召集重臣商议对策,并提出了如此之君于民、于国的危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太后以及在场的群臣都同意了霍光惊人的决定:废帝。那么,不像迎立新君那样简单,想要废帝霍光等人将想出怎样的办法呢?而事情的结果又如何呢?

随后, 霍光便率领众臣将太后迎到了未央宫,安排停当后,以皇太后的名义宣召刘贺。并下令未央宫各处守门的官兵不许放昌邑王手下的群臣进宫。此时的刘贺还不知道霍光的计谋,率领自己从昌邑带来的一班臣子来面见太后。到了中黄门,霍光趁刘贺还不知情,令人将其随从挡在了门外,只让刘贺孤身一人进入。昌邑王说:“这是怎么回事呀?”霍光跪下说:“这是皇太后的命令,不让您的群臣进门。” 与此同时,车骑将军张安世已率领御林军迅速地将刘贺的随从200多人赶到金马门外,一起绑了,送进了廷尉府。此时,刘贺才发觉形势不对头,然而为时已晚,未央宫承明殿内外都是霍光安排的披甲持兵武士。此时的他已无力回天,只能听任霍光的摆布。当时昌邑王还不知道自己就要被废除了,于是问身边的人说:“我原有的群臣从官到底怎么得罪了大将军,大将军要把他们都抓起来呢?”可是,这些人都不吭声,昌邑王正准备发脾气,这时传来了太后的命令:召见昌邑王。昌邑王听说要召见他,心里有点怕,心想:“我这犯了什么罪呀?太后要召见我呢?”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进了承明殿。昌邑王进到殿中,一下子就被那威严的架式吓得趴在了地上。只见太后披着珍珠串缀的短袄,穿着华贵的礼服,坐在帷帐里,殿上护驾的上百人都手执武器,见此,刘贺更是惶恐难安,急忙问道:“我有何罪?要劳烦太后召见?”这时,霍光等大臣联名参奏昌邑王,说他淫逸无度,祸国殃民,在位27天,竟办了1127件坏事,因此不配称帝继位。上官太后听说,不禁大怒,立即说:“准奏!”一声准奏,就废了刘贺这个皇帝,刘贺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不过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于是为自己辩解道:“听说天子有诤谏臣7人,即使无道胡为,也不至于丢失天下吧!”霍光接过话就说:“皇太后已废了你,你如何还自称天子呢!”

于是,上前抓住他的手,解下玉玺,交给了皇太后,然后又扶昌邑王下殿,出了金马门,群臣随后相送。昌邑王见实在是无以挽回这个局面,于是面朝西,跪在地上,叩首说:“我愚蠢啊,担任不了汉朝的大事。”站起身后,登上乘舆副车。霍光一直把他送到了昌邑王在长安的官邸,道歉地说:“昌邑王您的行为自绝于天,臣实在是无能,不能以死来报效您的恩德呀。但是臣宁愿对不起您,也不愿对不起国家,希望昌邑王您能够自爱。”说完流着泪离开了。

在霍光等人精心设计的计谋下,刘贺再也无力反抗,他在位仅27天的美好时光到此终止。虽然废帝成功,但这次择选新君的经历却给霍光留下了很多的思考,也为以后立君提出了警示。那么,为了安邦定国,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百般思考的霍光接下来会拥立谁为新君呢?

就这样,这位被霍光选中的帝王,27天后,又被他赶下了台,刘贺屁股还没坐稳,就从位极天尊的皇帝宝座上跌落下来,灰溜溜地又回到了自己的封地昌邑去了。真是好像做了一场梦啊。但刘贺好歹还捡回了一条性命,然而他从昌邑带来的那些随从可就没他那么幸运了。霍光给他们治了一个陷王于恶的罪名。200余人尽数斩首,一时间号呼喊冤之声,充塞市中。霍光以其高度敏锐的政治嗅觉和当机立断的铁腕手段,又一次在政治斗争中取得了全胜。昌邑王刘贺是被干净利落地废掉了,那么,接下来又是立君的老问题了。纵观汉武帝的子孙们,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多了,活着的几个也并非可堪君临天下之人。当时武帝的子孙中,齐王早死,没有儿子;广陵王刘胥已经在以前决定不用了;燕王刘旦由于谋反而自杀,他的子孙自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那怎么办呢?这下可愁坏了咱们的霍光。那么,确立新主是当时安定全国的需要,然而要确立一个什么样的皇帝,则又是关系到汉朝能否长治久安的问题。霍光既考虑到前者,更考虑后者。那么,究竟由谁来接这个班呢?霍光与大臣们正在为此事愁眉不展的时候,光禄大夫丙吉说话了,他推荐拥立流落在民间的汉武帝曾孙、前太子刘据的后代刘病已继承皇位。他说,皇曾孙现如今已有十八九岁了,而且精通经术,为人节俭,仁慈爱人。杜延年也认为这位皇曾孙德行好,仁义谦和,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代明君,所以力劝霍光、张安世等众大臣拥立刘病已即位。其实,霍光对刘病已此人早有耳闻,也觉得立此人为帝较为适合。 于是在这年的九月,霍光会同公卿大臣上奏太后,奏请立皇曾孙刘病已为帝,皇太后也下诏同意了。随后,霍光派遣宗正刘德去刘病已家,将刘病已迎到了宗正府,再到未央宫参见皇太后,封为阳武侯。然后霍光拿上皇帝的玉玺,去参谒高帝庙,让刘病已即皇帝位,君临天下。这就是历史上的孝宣皇帝,史称汉宣帝。

霍光细数了汉武帝的子孙,无一能担当治理朝政的重任,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光禄大夫丙吉向他推荐了前太子刘据的后代刘病已,说此人厚德重善、仁义谦和,可以堪当重任,于是霍光及公卿大臣便拥立刘病已为君,这就是历史上的汉宣帝。而关于这位皇帝,民间还留下这样一段近乎传奇的传说。

这时呀,大家肯定就要问了,当年,由于奸臣作乱,太子刘据被逼逃出,他和他的儿子不是都死在外面了吗,怎么会又有孙子呢?这孙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因为那年刘病已还在襁褓中,就进了监狱。狱官看见病已可怜,就派了两个女犯人轮流照顾他,这个狱官每日都亲自查验,这个可怜儿才得以偷生。后来,狱官趁机又把他送到了乡下抚养,到汉武帝去世时才回到京都。这病已也可以说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这不后福就来了,当上了皇上。当上了皇上的刘病已,其实也不是无缘无故就被选中的,因为他的身上充满了传奇,充满了传说。就像古书上常记载的那样,天子与凡夫俗子有着天然的不同。关于他有这样一个有趣的传说。相传昭帝在位之时,民间曾有这样的传言,说民间有帝王之气,而且宫中的虫子咬树叶竟然奇怪地咬成了“公孙病已立”的字样。而这位皇曾孙恰好原名就叫刘病已,这倒是应验了民间的传言。按照古代的说法,这就是神灵感应了。它传达给人们的信息就是,刘病已这人太神奇了,他天生就不是一介凡人,虫子咬树就是上天的授意,告诉世间的人呢,刘病已他就是一个龙种,所以后来能成为真龙天子。

不管是上天授意,还是自身条件的优势,总之汉宣帝刘病已在光禄大夫丙吉的推荐下被霍光拥立为君。事实证明,霍光选择了汉宣帝,才使得汉朝保持了兴旺的局面。那么,为大汉寻的明君,有拥立之功的霍光将受到汉宣帝怎样的褒奖?回顾历史,而霍光的一生又为大汉朝的兴盛和发展作出了怎样的贡献呢?

霍光的拥立之功得到了回报。汉宣帝即位后不久,就下诏:“褒奖有德之人,赏赐大功之事,古今亦然。大司马大将军霍光宿卫忠正,宣德明恩,守节秉义,安定宗庙,加封其一万七千户。”至此,霍光的食邑达到了2万户,赏赐的黄金也有7000斤,钱6000万,布料3万匹,奴婢170人,马匹2000。大将军霍光此时真正是口含天宪,手握乾坤,人臣之荣至此极矣呀。霍光,他对汉室王朝可谓是绝对忠诚,对国家可谓是高度负责。汉宣帝即位后,霍光作为重臣又继续忠心耿耿地辅佐汉宣帝,也正是因为有了霍光的辅佐,才使得汉朝保持了兴旺的局面。很显然,霍光的一生是值得称赞的。从汉家王朝来说,他出色地完成了汉武帝赋予的托孤使命,先后辅佐昭帝和宣帝,使一度风雨飘摇的汉王朝渡过了难关,重又兴盛起来。西汉著名的经济学家、文学家刘向曾这样称颂汉宣帝:“政教明,法令行,边境安,四夷清,单于款塞,天下殷富,百姓康乐,其治过于太宗(汉文帝)之时。”从中华民族的角度来说,霍光在辅佐昭宣两帝的20年间,实行了一系列改善政治、发展经济的有力措施,而且促进了民族之间的和睦相处。可以说,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审视,霍光都不愧是中国古代的一位杰出人物。

那么,霍光在辅政期间,帮助皇上安邦定国,料理朝政,究竟有哪些积极的作为呢?《大汉名臣霍光》系列节目第四集 《忠心事主》,继续讲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