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社会类 人物记忆>>正文内容

霍光:忠心事主

忠心事主

 

 

上一次我们讲到,汉宣帝即位后,霍光作为重臣又继续忠心耿耿辅佐他,也正是因为有了霍光的辅佐,汉朝才保持了繁荣兴旺的局面。那么霍光在辅政期间,帮助皇上安邦定国,料理朝政,究竟有哪些积极的作为呢?《大汉名臣霍光》系列节目第四集 《忠心事主》,为您讲述。

大家都知道,从汉武帝去世以后,到宣武帝即位8年,霍光前后辅政20年。在20年的时间里,霍光通过与大臣们的齐心协力,解除了各种势力对皇权的威协,也使得长期动荡的局面得到了扭转,社会发展有了一个扎实的基础,并由此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 昭宣中心。那么,霍光在辅政期间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军事上,他的才能都是无可挑剔的。我们用两件事来说明,第一件事就是大胆启用贤臣。使用谁呢?隽不疑。他原来是青州刺吏。我们都知道,在昭帝即位后不久,燕王刘旦不服气,时刻准备要谋反,他让一个叫刘泽的文人写了一篇文章,到处非法张贴,就贴到了隽不疑的地盘青州,这个不法分子刘泽自然是被隽不疑发现了,并将他抓了起来,一审讯,得知了燕王刘旦叛乱的阴谋。隽不疑知道此事关系重大,就立即骑马飞奔到首都,将事情汇报给霍光。霍光经过调查,这才及时平息了一场政变。霍光认为隽不疑有胆有识,尽管和他没有私交,但是,霍光还是把他提升为京兆尹。这京兆尹是什么官呢?京兆尹是古代的一种官名,它是首都的最高行政长官,相当于咱们现在的北京市市长。霍光就把隽不疑安排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岗位,让他负责首都的安全保卫工作。

得知燕王刘旦伺机叛乱的阴谋,青州刺史隽不疑急忙将事态禀明霍光,霍光经过周密部署,才迅速平息了这场祸乱。祸乱平息了,深明大义、冒死相告的隽不疑成了有功之臣,他被霍光提升为京兆尹。就这样没有任何交情,霍光大胆启用了隽不疑,安排在如此重要的岗位既考验着霍光的眼光,同时也考验着隽不疑的能力。那么,此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而他的表现又反映了霍光怎样的特点呢?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霍光看人的眼光还是蛮准的,这隽不疑又在一个关键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咱们来看看这件事。一天,有一个陌生的男子,来到了皇宫的门口,对着守门的侍卫说,他是皇太子刘据,要进宫。这看守宫门的管事的一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立刻向领导汇报了此事。霍光知道后,也觉得这件事比较棘手。因为这刘据不是别人,他是武帝曾经确立的太子。早年被奸人所害,无奈逃出宫去,不久就死了。后来武帝知道太子是被冤枉的,非常后悔,并为他建了一座思子宫。如果要是刘据真的没死,现在又回来了,这可怎么办呢?是让他当皇上呢?还是当王爷呢?霍光便把大臣们召集在一起,商量着,看怎么办。大臣们议论纷纷,可是谁也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而此时长安城里老百姓们也听说了这件事,都跑来看热闹。就在这关键时刻,有一个人出现了,这人就是隽不疑。他看了看那位太子,突然大喝一声,命令侍卫将这个人抓起来。侍卫接到命令,立刻就将这个自称是太子的人捆了个结实。

而此时隽不疑身边的一位好友说话了,他说,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还没弄清楚呢,你怎么就把人给抓起来了,这万一要是真的太子呢?然而这隽不疑却当着街头百姓的面说,大家不要担心,即使眼前的这个人是真的太子也不必有顾虑,因为他以前得罪了先帝,逃出京都,今天回来岂不是投案自首?更何况,早就听说太子已经死了,难道死人还能复生?大家听后都很佩服隽不疑的高见。再说那个太子刘据,他确实是个冒牌货。经过审问,这个人叫方遂,家里穷得要命,最后流落到了湖县,竟然靠算卦占卜过起了日子。有一天,他跟平时一样在街上摆好了卦摊,等人来算卦,正好太子原来的从人路过此处,看见了方遂,眼睛瞪得老大,眼前这人长得太像他从前的主人太子了。谁知,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方遂是鬼迷了心窍,想钱想疯了,他便把太子在宫里的情形仔细地打听了一通,居然大胆冒充太子刘据回宫来了。哪里会想到,出师不利,刚出场就碰上隽不疑这么个有胆有识的京兆尹,富贵没有享成,却落了个人头落地。

已故的皇太子刘据的突然出现,让霍光等公卿大臣们一时真假难辨、不知所措,而就在大家纷纷议论之时,隽不疑却当机立断得出了结论,事实也证明他的判断准确无误,大汉朝有如此能臣我们不得不归功于霍光的知人善任。此外,霍光还启用了一位贤臣,他也为西汉的繁荣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那么,他是谁?他又立下了怎样的功勋呢?

说完这隽不疑,咱们再说说霍光启用的另一位贤臣,谁呢?介子。介子从小就勤奋好学,聪明过人,长大后当兵进入了军营,在部队上混得不错,很快就被提拔当了军官。有一年,介子听说匈奴的楼兰和龟兹两个地方,经常杀我汉朝的使臣,就想为国效力。所以就主动请求要出使匈奴。这件事正好被霍光知道了,霍光认为这么一位优秀的人,为什么不用呢?随后,就答应了介子的请求,派他出使匈奴。介子出使匈奴,首先到了楼兰这个地方。楼兰是通往西域的要塞。楼兰臣服于汉朝之后,又屡屡受到匈奴的欺负,这楼兰呢当老好人,一面服务汉朝,一面又讨好匈奴。介子到了楼兰后,狠狠地收拾了楼兰王。随后又来到了龟兹国,龟兹国也是同样两面做人。但就在这时,介子的侦察员传来消息,说,有匈奴人来到了龟兹国,就想给匈奴人点颜色看看。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介子对匈奴使臣的行踪了解清楚后,趁着黑夜,进入匈奴住的地方,把他们给收拾了。而后拿着匈奴的首级返回了首都长安。介子回来后,霍光非常高兴,即刻提拔他为中郎。后来,介子又听说楼兰不听话了。看来上次对楼兰的教训太轻了,不动点真格的是不行了,介子再次出使匈奴,这次他只带了百十来号人,拿着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前往,表面上是前往各国,给他们发奖赏,实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到了楼兰国,楼兰国的国王安归亲自召见了他这位钦差大臣。可是,当时楼兰王身边的保镖还不少,介子没法下手,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于是就想了一计策,什么计策呢?他对楼兰的接待处主任说,我奉皇上的命令,大老远的来给你们送赏金,我作为大汉的钦差大臣,代表的是皇上,你们的国王安归傲慢无礼,不亲自出迎,是什么意思呢?明摆着,不把我们大汉皇上放在眼里吗?我们明天就去别国了,不在你这儿呆了。这接待处主任连忙就把此事汇报了他们楼兰王安归,安归得知介子带着大量的金银财宝和绫罗绸缎,就想多拿,立马准备了一桌好酒好菜招待介子。介子知道楼兰王上钩了,但却假装不肯去,故意收拾东西要走的样子。安归慌忙派人挽留,即刻又带着自己的心腹大臣来到介子房中道歉。不一会儿,又命人在介子的房中准备了一桌酒席,热情招待。介子故意把那些金帛打开,让安归他们看。安归财迷心窍,看得是两眼放光,数杯酒下了肚后,就有点飘飘然了,介子见时机已到,站起来说:我们皇上还有密诏要给你们大王。安归喝得神志不清,听说皇上还有密诏,心想,不知是什么好事?便让身边的大臣出去了。说时迟,那时快,介子把酒杯往地上一扔,马上就跃出了10名杀手,安归还没来得及喊救命,就毙命了。之后,介子便率领他的特种部队回到了长安。由于介子英勇过人,被昭帝封为了义阳侯。

主动请求出使匈奴的介子为了稳定边疆、杀敌立功,他多次率兵来到楼兰和龟兹两个地方打击匈奴人,最终通过计策杀了楼兰王,消除了边疆的困扰,介子所立下的功劳是与霍光的知人善任、唯才是举分不开的。然而回顾西汉,霍光除了启用隽不疑、介子等贤才能人,他还与西汉的一位使臣缔造了一段感人肺腑的传奇。

大家都知道,西汉有一位名人叫苏武,出使匈奴20年后,他居然又神奇地回到了古都长安。那么,谈起这段传奇的历史,我们就不能不说霍光。故事还得从昭帝登基后说起。昭帝即位后不久,匈奴内部就发生了变乱。匈奴当权者为了防止不测,便派使者来大汉求和。那时候,汉昭帝年少,许多的大事都由霍光来料理,当时霍光同意与匈奴和好,但他提出了一个条件,什么条件呢?就是必须释放被他们扣留的大汉使节苏武。而此时,苏武和其他使节前往匈奴已经19个年头了,霍光能想到他们,足见他胸有全局,理事精细。苏武出使匈奴还是在武帝的时候。那时候,北部边疆和匈奴常发生一些摩擦,忽然有一日匈奴派遣使臣来和解来了,汉武帝也同意了。随即派苏武带着扣留的匈奴使臣和大量的钱财前往匈奴。没想到,这却是匈奴的阴谋,他们并不是真心与汉朝和好,而是想骗武帝放了被大汉扣留的使臣。当苏武带着那些被扣留的使臣来到匈奴后,单于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便对苏武不理不睬。苏武觉着自己的使命也已经完成了,既然人家单于这么不待见自己,他也就决定要回首都长安了。可是,没想到,半路出岔子。原来,在苏武带来的随从里有个叫虞常的汉臣,跟匈奴单于有仇,便自作主张绑架了单于的母亲。结果失败了,单于一气之下就扣留了苏武一行。这一扣,就是19年哪!单于对苏武是威逼利诱,可是苏武却丝毫不为所动,最后,单于把他流放到荒无人烟的北海去牧羊。而且,对他说,只要这些羊能产下小羊羔,苏武就可以回国了。听上去,这挺有戏的,这母羊生小羊羔不就是时间问题吗?可是,苏武永远回不去了,因为那根本就是一群生不出小羊的公羊。

中了匈奴的阴谋,汉武帝派去的大汉使节苏武到达匈奴后,不料因为一场意外而被匈奴单于扣押十九年,十九年苏武在荒无人烟的北海度过了一个个寒冬酷暑,忍受着一次次饥寒交迫,他看着一望无垠的黄沙和荒草,走出这片荒地的希望顿时茫然。那么,他该如何度过这段希望渺茫的岁月呢?是谁而又是什么原因让出使匈奴二十年的使臣苏武奇迹般的回到古都长安呢?

北海这地方一望无垠,浩茫无涯,满目皆是黄沙和荒草,连个人毛都没有,寒风凄凄,荒草寥落,这孤寂的苏武该怎么生活呢?黑夜,这里酷寒肆扰,苦不堪言,苏武只能挤在羊群中取暖。荒漠上又没有粮食充饥,苏武只能挖些野菜,逮个田鼠来填饱自己的肚皮。可怜的日头上来下去,可怜的日子过来过去,苏武就用这青春打发着这可怜的光阴。汉武帝听说苏武被扣留在了匈奴非常地生气,他先是派李广征战,结果却出师不利。然后又派李陵去征讨,结果又因寡不敌众,最后这个李陵竟然被匈奴俘虏,反过来去劝苏武投降。然而,苏武却是宁死不屈。李陵也非常敬佩苏武的气节,就让他的匈奴妻子送给苏武几十头牛羊,还有些吃的。后来,李陵又劝苏武娶了个匈奴妻子。苏武的日子这才渐渐有了好转。一天,李陵来到了北海,告诉苏武说,汉武帝去世了!苏武听后是悲痛欲绝,大声嚎哭,哭得眼睛都流出了血,还止不住哭声。汉昭帝即位后,单于前来求和时,霍光仍然记着那位忠心的使臣苏武,他对昭帝说,皇上既然单于来求和,那么我们何不趁此向单于索要苏武呢?昭帝听后,便派了使臣前去匈奴。而此时远在北海的苏武对此是全然不知。大汉使臣到了匈奴后,向单于索要苏武,单于却撒谎说:“苏武早就病死了!”汉使不明真相,信以为真,只好回去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汉使再次来到匈奴。和苏武同来的副使常惠知道匈奴来了汉使,便设法密见了汉使,并告诉汉使,苏武并没有死。于是他们便想出一计,救出了苏武。苏武出塞时,正值青春年华,如今却成了一个白发老头。他们一行人回到首都长安后,长安百姓都轰动了,纷纷出来,夹道欢迎。苏武回来后,去拜见昭帝,并交还了使节。使节是一种出使的象征,这使节原来羽绒华丽,如今却成了个光杆子。汉昭帝拿着这个光杆使节,看了好一会儿,也动了感情,流着泪说:“你到先帝陵庙去祭祀,把使节交还给先帝吧,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在旁的大臣们听了,无不落泪。这样一出感人肺腑的悲剧,就这样在霍光的策划下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仅此一事,世人就不应忘记霍光的历史功绩。

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苏武满目荒凉,白天只能以野菜、田鼠为食,夜晚寒气逼人只能在羊群中取暖,就这样夜以继日,苏武艰难地度过了一个个白昼,后来终于借着单于求和的机会在霍光的帮助下才回到长安。苏武的人生由悲化喜,这样的结局我们不得不再一次归功于霍光,是他的为人详审、细腻周到缔造了这段传奇。那么,在霍光的一生中,他还建立了哪些重大功绩呢?

这第二件事就是体谅民情,俭约宽和。我们在前面也讲到一些。

昭帝初年,霍光命令郡国官吏下去查访,了解民间疾苦。后来普遍反映应该废除盐、铁、酒的专卖规定,不少儒生学士也上书请愿。但是,御史大夫桑弘羊却坚持继续实行,因为这是汉武帝时由他倡导实施的。霍光便组织了一次关于盐、铁、酒专卖之事的大辩论,不少名人学士云集长安,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开学术研讨的先河。辩论结束,霍光采纳众人之见,否决了桑弘羊的意见,废除了盐、铁、酒专卖的定规。后来,桓宽还将辩论的情况整理成册,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盐铁论》。时隔不久霍光又奏请昭帝减去口赋钱的十分之三,以便宽养民力。西汉初年实行的税制是,15岁以上的人都要纳税,每年的税是120钱。到了汉武帝时,因为国力不足,增收了口赋,即年满7岁就要上交23钱的税。到了15岁再交原定的税额。怪不得说这武帝,出手大方,姐姐平阳公主为其奉献美女卫子夫后,抬手就给了黄金1000斤,卫青征战归来也赏赐黄金1000斤,原来是搜刮有方啊。到了昭帝即位,也许是年少,还无挥霍的常识,也许是霍光当家,事事节省,国库逐渐变得充盈起来,所以就有了减征口赋的大举。这自然是深得民心。经过几年的精心治理,汉武帝末年出现的“海内虚耗,户口减半”的局面很快就得到了改变,流离的人口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这同时,农业生产恢复了生机,国家渐趋太平盛世。可以说,霍光是功不可没的。

霍光一生做事小心谨慎、为人沉静详审,他体谅民情、俭约宽和,奉公守法、忠于职守。然而,有一件事却为他闪亮的人生带来了瑕疵,而且为霍氏家族埋下了祸根。虽然在当时看来,霍光之举免除了祸事,不过这灾难的平息却蓄积了更大的灾难。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无法避免的灾难呢?而霍氏家族又将面临怎样一种后果呢?

这祸事的起因出自于霍显。霍显是谁呢?霍显她原是霍家的一个婢女,因为长得乖巧伶俐,深讨霍光的欢心,霍光的元配夫人死了之后,霍显就升格做了夫人。霍显机巧迷人,生育机能也很好,接连给霍光生了好几个儿女。在霍光的几个女儿中,有个叫霍成君的,长得非常姣俏可人,霍光非常宠爱这个小女儿。霍显从一个小小的婢女荣升为名臣夫人,真的是一步登天,她的野心和欲望也随之膨大,再加上霍光在朝野的威望,使得她是更加飞扬跋扈。宣帝继位以后,霍显动心思了。她想把自己这个最喜欢的小女儿霍成君送进宫去,当个体体面面的皇后。其实,霍显这个想法根本就是行不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之前不是说过吗,上官桀曾千方百计给昭帝送了个皇后,而这皇后也就是霍显的大女儿的女儿。如今,外孙女当了皇太后,而女儿又去做皇后,岂不是于理不通吗?可是,世人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或者是聪明的霍显利令智昏了,反正她是要把女儿送进宫去,管他什么儿不儿的呢?霍显的这招棋不走还罢,一走就碰了个钉子。这汉宣帝他可不是汉昭帝,是个任人差使的孩子。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件事就知道了。在众说纷纭要宣帝立皇后的时候,宣帝不慌不忙,他给大臣们下了一道诏书,要大臣们为他访求故剑。求剑且要故的,有什么用处呢?这还不是畏惧霍家的权势不便明说嘛!因为这宣帝即位前曾经娶有一妻,姓许,他不愿自己富贵了,就抛弃自己的糟糠之妻,便想了这么个办法,以求故剑寓言其义。大臣们那都是绝顶的聪明呀,他们马上就意会了皇上的深意,连忙上书,请求立许氏为皇后。宣帝是不愠不火,不急不躁,先是立许氏为婕妤,过了一段时间后,再立她为皇后。许皇后就这样几经周折名正言顺了,许皇后是名正言顺了,可这霍显的气儿却不顺了!这霍显呀,心里就想,好你个刘病已,你这皇上是怎么当上去的?还不是多亏我老公,要不是我老公,这皇上哪有你的戏呀?如今,你小子阔了,给你个黄花大闺女赏脸,你却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这霍显只是想想也就罢了,谁料,这霍显她是一不做二不休,真让皇帝吃罚酒了,而且这杯罚酒也真是够汉宣帝受的了,那么,这究竟是一杯怎样的罚酒呢?面对霍显的这杯难受的罚酒,汉宣帝又会怎么做呢?霍家又会面临怎样的结局呢?

一心想让女儿成为皇后的霍光之妻霍显,买通御医,在汉宣帝即位三年之后毒死了已经怀孕的许皇后。与此同时,大臣魏相还通过许皇后的父亲秘密奏章指霍氏一门的骄奢放纵。而霍光去世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那么,一生忠心事主的霍光将有着怎样的结局?霍氏一门又是怎样一种结局呢?《大汉名臣霍光》系列节目第五集 《安然善终》,继续讲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