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社会类 人物记忆>>正文内容

蔺相如:抱病进谏

抱病进谏

 

 

 

上一讲,主要为大家讲述了渑池之会和将相和好两个事件。在这两个事件之后,尽管赵国的政局相对稳定了一段时期,但在公元前279年到前260年长平之战爆发,赵国遭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打击。那么,那场被看作是赵国亡国之战的惨烈战争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而在这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重病缠身、自顾不暇的蔺相如又会做出怎样惊人的举动呢?今天蔺长旺老师将为您继续讲述《千古名相蔺相如》系列节目第四集 抱病进谏,为您讲述。

大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为我们提供的有关蔺相如的事迹和信息,大多都发生在赵惠文王时期。众所周知,赵惠文王是继赵武灵王之后比较有作为的赵国国君、贤明君主。他曾任用乐毅、平原君、蔺相如、廉颇、赵奢等人,实现了外交与军事人才的完美布局。对外以理折服强秦,对内整顿税收,使得“国赋大平,民富而府库实”。赵国在蔺相如、廉颇等大臣的辅佐下频频讨伐齐、魏等国,且均取得了胜利,使得赵国版图不断扩大,当时人称赵国“尝抑强齐四十余年,而秦不能得所欲”(《战国策·赵策三》)。对强秦赵国从不示弱,赵国在赵惠文王期间可谓是秦国兼并战争中的唯一能与之相抗衡的国家。公元前266年(赵惠文王三十三年),赵惠文王逝世,太子即位,是为赵孝成王。因年幼于是由赵太后执政。此时的赵国,便开始进入了新旧更替、政局动荡不安的时期。

赵惠文王唯才是举、善纳忠言,使得赵国在文王时期是秦国兼并战争中唯一能与之相抗衡的国家。然而在文王死后,赵国的政权交替又决定了赵国新的政局。那么,当时赵国的政权究竟是如何交替的呢?在政权交替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政治和历史背景呢?而这些又对赵国的前臣老将蔺相如、廉颇以及赵国未来的前途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我们还是先从赵太后说起,赵太后乃齐国齐愍王之女,曾受教于孟子,公元前289年(赵惠文王十年),嫁给了赵国的赵惠文王,是为赵威后。当时赵、齐两国的关系和好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但这种联姻换来两国的和好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中原几个大国都在不时地寻找机会扩充自己的实力,争取更大的利益。公元前286年齐愍王因受苏秦离间与周边国家关系紧张,赵、齐关系破裂,导致了五国(燕韩赵魏秦)伐齐,齐赵两国等于是翁婿之间开战了,对于五国伐齐,赵威后也无可奈何、无能为力,最终眼睁睁地看着父亲齐愍王终被杀死(对于失去父亲的赵威后来讲,其心情如何大家可想而知),好在赵威后的弟弟田法章齐襄王即位了(这对赵威后也许是少许安慰)。但这时东方强国齐国从此便失去了东方霸主的地位。公元前266年,赵惠文王逝世,赵孝成王继位。当时,赵国和齐国的新国君都还年幼,所以由太后来执政,两国关系开始密切。此时的赵太后可以说是十三年的媳妇熬成婆了,赵太后(被当初赵惠文王压抑多年)的恋齐情结和思念故土的愁绪终于得以释放了,赵国的政局在赵太后手里的变化和动荡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然而赵太后的身体状况却因常年身心不爽,情况欠佳。就在赵孝成王正式登基第二年赵太后病逝,但她临终前仍不忘建立赵齐同盟,试图通过她最后的努力去弥补当初赵惠文王时五国伐齐对齐国造成的创伤,于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儿子赵孝成王重用她故乡的弟弟齐襄王的重臣安平君田单。所以,当年赵孝成王就尊太后之遗嘱,任命了安平君田单为赵相,接替了赵惠文王重用四十多年的平原君。

基于赵太后的遗嘱,赵孝成王便让齐国的重臣安平君田单接替了文王时期的老臣平原君。这一人事变动将拉开文王去世后赵国高层进行实质性改朝换代的序幕。然而就在赵国高层开始改朝换代后不久,一件意外之事却让赵国面临一场非常棘手的它国挑战。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了这场大战?而此时的赵国君臣又当如何应对呢?

公元前262年,也就是赵孝成王登上王位的第四个年头,秦国一如既往地推行东进战略,秦伐韩,花了很大的血本方攻占了韩国中北部的野王(今河南沁阳),切断了上党郡与韩国本土的联系。这样一来,上党郡(今长治)就成了韩国悬于境外的飞地。无奈之下,韩国只得将上党郡共十七城割让给秦,并派冯亭任太守。冯亭到任以后,发现上党军民都不愿意归秦,民心难违,就想出了联赵抗秦的办法,对当时即位仅四年的赵孝成王说,韩国愿意将上党郡归并给赵国。那么,赵国该不该接受上党郡呢?这引起了当时赵国以赵孝成王为首的高层的激烈争议。平阳君赵豹(赵惠文王之弟,赵孝成王之叔)认为,韩国不能抵抗秦国,所以才使上党成为飞地,但上党归赵而不归秦,必使秦国恼怒,转而将矛头转向赵国,这是韩国的嫁祸之计,赵国不可接受上党郡。但平原君赵胜(赵惠文王之弟,赵孝成王之叔)却认为,以往发百万之众而不能得一城,今天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十七城,况且,上党军民愿意归赵,是赵国德政声望之所归,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失去。于是赵孝成王最后决定将上党郡纳入自己版图,并封冯亭为华阳君。秦国看到快要到嘴的肥肉就要落入他人口中,自己不惜血本开辟的东进大道将被赵国控制,秦国自然也不会善罢甘休,立即派左庶长王龁去攻取上党,而赵国也派老将廉颇带领三十余万大军(加上上党军队,为四十五万人)兵发长平(今高平市),接收城邑,这个地方无论是秦军要夺取上党,还是要征伐邯郸都是必经的战略要地。廉颇以空仓岭为中心,北起长子县西50里的发鸠山,南至高平、沁水、晋城交界的武神山,构建了长约40公里的第一道防线以抵抗秦军 一场关乎赵国安危与命运的长平之战就要拉开序幕了。

不管是韩国的嫁祸之计还是民心所向,总之赵孝成王将上党郡纳入自己版图的举动引起了秦国极大的不满,秦赵两国之间的那场惨烈之战即将上演。然而就在此时,赵孝成王却将指挥这场战斗的老将廉颇撤掉而命赵括为将,这一举动让当时已经56岁、身患重病的蔺相如百感交集,于是当即上朝抱病进谏。那么,蔺相如为何在重病缠身自顾不暇的情况下仍要抱病全力进谏呢?这其中究竟有着怎样的原因呢?

蔺相如抱病进谏的事件就发生在赵国控制了上党、长平之战一触即发的前夕这个时候,蔺相如这样一位久经考验、富有智慧的政治家,对当时的战国局势不可能不清楚:那就是战国后期,中国统一的历史趋势已经明朗,有疑问的仅仅是战国七雄中谁会担当起这个历史使命。在当时,秦国的综合实力(地盘、人口、军力)明显较强,它的封建化改革已经深入到了秦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个领域,而且,其统一天下的雄心早已有之。汉朝贾谊曾说过:“秦孝公……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这距秦始皇最后统一还有将近150年的时间。其次当属赵国,公元前307年左右,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的军事改革,在中原各国中率先将骑兵提高到军队的主力地位,由此也成为当时数一数二的军事强国,赵惠文王时期在与秦国的军事和政治外交对抗中并不落下风。也就是说,这两个强国的交锋将最终决定中国的历史走向。当时的蔺相如至少他看到了能否守住上党这个战略要地对赵国安危是多么至关重要,所以当赵王决定接受上党郡、命廉颇发兵长平时,尽管赵王没有找他商量,他也没有进谏说是支持或是反对,因为他知道上党乃兵家必争之地,占领上党对赵国在战略上是绝对正确的。但赵王决定用赵括代廉颇时,这位老臣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担忧了,还是以国事为重,即使是自己病魔缠身,但还是气喘吁吁地上朝,选择再一次进谏,为赵国的兴亡与前途作了最后的努力。

当初与廉颇将相和好的搭档蔺相如,在看到了占领上党对赵国在战略上的重要性之外,更看到了这次秦赵两国之间的交锋将决定中国历史走向的必然性,因此他抱病全力进谏,然而遗憾的是他的努力却未能使赵王留用廉颇。那么,对智慧超人且不畏强秦的蔺相如抱病进谏,赵孝成王又是出于什么原因而不予采纳呢?

这个问题,司马迁在《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并未提及。但通过对当时相关历史事件的分析,通过对蔺相如一生脉络的研究,我们可以得知,赵惠文王的去世对蔺相如来说是他政治生涯的一个重要分水岭。事实上,赵惠文王去世后,蔺相如的政治生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其二,就是秦国的离间之计对赵王的决策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秦相应侯范雎派人携千金向赵国权臣行贿,用离间计,散布流言说:“秦国所痛恨、畏惧的,是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廉颇容易对付,他快要投降了。” 在赵王没有认识到廉颇连吃几个败仗只是战术失利且希望能速战速决的情况下,他反对廉颇坚壁固守不肯出战,再加上那些受贿赂大臣的忽悠,因而听信流言、中离间之计,便是自然的事。其三,按照当时当权者的政治水平和决断能力,也是不可能体察蔺相如谏言的分量的。从国内政治体制的沿革来看,赵国改朝换代后,把前朝重用的左膀右臂(将与相)弃置一旁,用人政策从以往的任人唯贤变成了任人唯亲,人才布局遭到了严重破坏。与当时秦国当局的上层(执政已近50年的秦昭王)相比,无论是经验还是决断力都不是一个档次。这些原因最终导致年轻的赵孝成王终未听取、也不可能听取蔺相如的谏言,大战之前仓促换将,毅然决然地选择纸上谈兵、没有丝毫实战经验的赵括替代老将廉颇去完成如此重要的历史使命。

政治水平和决断能力都相当匮乏的赵孝成王听信谗言,再加上秦国的离间之计,以至于蔺相如带病进谏未被采纳,最终让毫无作战经验的赵括替代廉颇。那么,赵孝成王的这一决断将会给赵国带来怎样的后果呢?

当时赵括年轻少壮,血气方刚,主观上必然是想为赵国建功立业,但经验和才能是需要积累的,担负一个不能胜任的使命,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赵括上任之后,一反廉颇的部署,不仅临战更改部队的制度,而且大批撤换将领,使赵军战力下降。他所做的这些事,都是军事之大忌,历史已经证明他被老臣蔺相如言中了。秦见赵中了离间之计,暗中命白起为将军,王龁为副将。赵括虽自大骄狂,但他畏惧白起为将,所以秦王下令“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白起面对鲁莽轻敌、高傲自恃的对手,决定采取后退诱敌、分割围歼的战法。他命前沿部队担任诱敌任务,在赵军进攻时,佯败后撤,将主力配置在纵深构筑袋形阵地,另以精兵5000人,楔入敌先头部队与主力之间,伺机割裂赵军。8月,赵括在不明虚实的情况下,贸然采取进攻行动,这就是纸上谈兵的干法。秦军假意败走,暗中张开两翼设奇兵挟制赵军。赵军乘胜追至秦军壁垒,秦早有准备,壁垒坚固不得入。白起令两翼奇兵迅速出击,将赵军截为三段。赵军首尾分离,粮道被断。秦军又派轻骑兵不断骚扰赵军。赵军的战势危急,只得筑垒壁坚守,以待救兵。秦王听说赵国的粮道被切断,亲临河内督战,临时紧急征发十五岁以上男丁从军,赏赐民爵一级,以阻绝赵国的援军和粮草,倾全国之力与赵作战。这说明战前的秦国也未曾想到此战就是秦赵之间的大决战,但赵国上层的决策失误把大决战提前了。

到了九月,赵兵已断粮四十六天,饥饿不堪,甚至自相杀食。赵括走投无路,重新集结部队,分兵四队轮番突围,终不能出,赵括亲率精兵出战,被秦军射杀。赵括军队大败。赵国四十几万士兵被白起诈降,把赵将卒全部坑杀,只留下二百四十个小兵回赵国报信。赵国上下为之震惊。一年后,秦军便乘胜进攻至赵国的都城邯郸,因赵国的平原君写信给其妻子的弟弟魏国的信陵君,委托他向魏王发兵救赵,于是信陵君就去求魏王发兵救赵,魏王派晋鄙率十万大军救赵。但由于秦昭王的威胁,魏王只好让军队在邺城待命。信陵君为了救赵,只好用侯嬴计,窃得虎符,杀晋鄙,率兵救赵,在邯郸大败秦军,才避免赵国的过早灭亡。

赵孝成王启用了毫无作战经验、年少轻狂的赵括,尽管他抵死反抗、以身殉国,但这场纸上谈兵的败仗却给赵国以致命性的打击。赵国的大败无疑是源于战略性的错误。那么,如今的我们反观廉颇当时的战略部署又会是怎样一种结局呢?

根据对当时廉颇的作战部署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大战形势的认识是很清楚的,自公元前262年廉颇发兵接受长平后,他的计划就是要“坚壁高垒以老秦师”,准备待远道而来的敌军疲惫不堪、粮草不继后之时方一鼓作气战而胜之。因此,在空仓岭附近阻敌,虽然有几次失利,都不过是战术上的一时之失利,廉颇为的是争取战役决战准备时间。因为他一直积极地在丹河东岸,北到丹朱岭,南到高平、晋城交界构筑着第二条防线,并在丹朱岭(高平、长子界山)-羊头山(高平、长治界山)-马鞍壑(陵川、壶关界山)一线因山走势,因地制宜,构筑了长达百里的简易石长城作第三条防线。丹河发源于丹朱岭,从西北到东南纵贯高平全境,今天看来只是一条小河,但当年谷深流急,却是难以飞越的天险。廉颇以此构筑了防线,即可保长平无虞,而第三条百里石长城又确保了后路和邯郸大本营安全。防线构筑好之后,廉颇不管秦军如何挑战都不再出击。廉颇当时出于军事考虑的作战策略就是今天来看也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赵军属于本土作战,补给线比秦军短,安全,而秦军长途作战,补给线长,是军事之大忌,只要赵军以逸待劳,赵军必可获胜。赵国骑兵厉害,虽然对峙不易发挥赵军的作战优势,但若要主动去决战,即便获胜,也会元气大伤 正所谓“老将不赌”啊。而秦国最希望速战速决,因为他的战线长拖不起,于是,秦对赵行离间计,诱惑赵军上钩。

无数的如果和假设都无法改写曾经的历史,赵孝成王临阵换将的不智之举成为了千古遗憾,然而在这遗憾的背后人们更为叹惜的是长平之战一触即发的前夕蔺相如抱病进谏的壮举。

长平之战被认为是战国形势的关键性转折点。因为此后,诸国均不再有对抗秦军的实力,秦统一中国的战争从而只剩下时间问题,之后经过四十年的时间,终一统天下。《孟子·离娄》描绘战国时期的战争场面是:“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纵观烽火连天、刀光剑影的270年战国历史,就战争规模之大,杀伤程度之烈而言,在当时的众多战争中,没有比秦、赵长平之战更为惊心动魄的了。大家知道,长平之战,是我国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的包围歼灭战。此场战争,发生于当时最有实力统一中国的秦赵两个大国之间,结果赵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令秦国国力大幅度超越于同时代各国,极大地加速了秦国统一中国的进程。无论是从国家战略还是到具体战术,军事家直到现在都还在不断探讨它的得失。可话说回来,当初,老臣蔺相如虽然政治上受冷落,身体上病魔缠身,仍然能不计较个人之得失,以国家之安危为己任,抱病进谏,其始终以国家利益为重之高风亮节,永远值得后人敬仰!倘若赵孝成王能予采纳而不拒谏换将的话,再退一步说倘若新换之将赵括能沿用廉颇之对秦作战之战略的话,那么这段惨痛的历史也许会得以重新改写。然而,历史是不允许“如果”的。蔺相如在大战之际知大势、识大局抱病进谏而未被赵王采纳,只能留给后人两千多年的思考,两千多年的感叹,两千多年的感慨,两千多年的遗憾!

长平之战作为我国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的包围歼灭战,它以秦胜赵败而告终。其中赵国失败的原因极为复杂,因此千百年来许多人都对此议论不休。然而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说,当时蔺相如抱病进谏赵王不予采纳的原因是他不懂军事,不会打仗。那么,事实上果真如此吗?《千古名相蔺相如》系列节目第五集 蔺相如《攻齐之战》,继续讲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