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社会类 人物记忆>>正文内容

旷世奇才师旷___天籁穿越时空

天籁穿越时空

在前面几集中,我们分别从艺术、思想、政治、博学和人生经历等方面,努力为大家呈现了一个相对全面而又完整的师旷。师旷高深的音乐造诣,渊博的学术知识,丰富的个人思想,杰出的政治才干,这些不仅让他在当时就有“总圣”之称,而且还以“师旷之聪”闻名于后世。那么,撇开古人赋予师旷的这一个个美誉、一段段传说,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这位被后世极具渲染的人物呢?而从他的身上,我们又可以汲取哪些珍贵的人生箴言呢?《旷世奇才师旷》系列节目第七集 《天籁穿越时空》,为您讲述。

了解更多的历史,对文化进行更深层次的思索,并且从这个了解和思索的过程中汲取积极的现实意义,是我们研究历史和文化的最终目的。那么,在对师旷进行了这么多的了解之后,我们应该从这位享有盛誉的历史人物身上得到什么样的借鉴呢?或者说面对当今的社会、今天的生活,通过师旷我们能够受到怎样的启示?这也正是今天这一讲的主题。众所周知,琴棋书画历来是中国文人古老的逸情寄托。几千年来,在国人的休闲生活中,它们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四大支柱,甚至已经成为一个文化人品味是否高雅的标志和象征。单从音乐方面来说,如果中国的琴风是从远古吹来的,那么随着这琴风绵延而来的就是欣悦心田的音曲了,到如今,这一首首业已萦绕了数千年之久的音曲依然拂动在我们的耳边,清晰而辽远。放眼古今中外的文化领域,音乐都是其中一项重要的内容。对此,司马迁的《史记》中甚至以专题来进行评述。在古时候,中国人习惯上将宫廷中的专职乐师尊称“师”,所以各国的乐界领袖则被尊为“太师”。而在各个朝代的所有“太师”中,极受崇拜者却只有师旷一个人。左丘明、司马迁等史学大家在《左传》《史记》的著述中,均对师旷有着浓墨重彩的介绍和记录。《韩非子》中更是除了在师旷的故事中提到师涓之外,出现的乐师就只有师旷一人,可见当时的师旷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乐师形象的代号。

回望历史,琴棋书画一直是古代文人士大夫们借以修身养性、体悟大道、提升自我的载道之器,它们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崇高的地位。而师旷作为以琴居首极具代表性的人物,他在中国古代乐界的影响自然无法比拟。那么,就是这样一位备受后世尊崇的先贤,他究竟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精神亮点呢?

和先秦很多历史名人一样,师旷很有可能也是由许多人组合而成的“箭垛式”人物。他们当中有算命先生,有说客,有政治家,有军事家,有音乐家,经过无数后人言传口说,最终在史家的笔下汇集成一个名叫“师旷”的人。当然,记载中杂有后世人对师旷琴技的渲染成分,难免穿凿以嫌。我们不能都以迷信或街谈巷议式的故事来看待,毕竟人们将心目中众多美好朴素的向往集中于最受自己崇敬的先贤,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而且它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师旷深邃的艺术修养和精湛的表演技艺。正是因为有着如此复杂与凌乱的背景,今天的我们更加有必要对师旷进行抽丝剥茧、去伪存真,并且做出一个公正而又明确的评价。师旷首先的品德是仁。而仁又正是以晚于师旷50多年的孔子为代表的儒家的思想核心所在,同时也是儒家在个人修养方面的终极追求。师旷的“仁”主要体现在他的民本思想上。通俗一些讲,这里的民本便是“以民为本”,大概与咱们今天每每提及的“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接近。在生产力和思想意识都很是落后的奴隶社会,师旷能够超越时代的具有这种视百姓为国之基础的思想,确实是很难能可贵的。商周以来,君主等同为国家的主宰,在百姓面前具有无可怀疑的权威和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一点,可以说师旷与当时的主流思想是格格不入的。他倡导仁政,反对黑暗政治。主张“惠民”,要求统治者要最大程度上为广大劳动人民谋求福祉,并且反对用残酷暴虐的手段涂炭百姓。

从师旷的品德来说,师旷心中的“仁”体现于政治便是强调“德治”,它要求泛爱百姓、博施济众,认为老百姓才是一个国家的根本。而身为人君者,主要责任是代天养民,决不能“肆于民上,以从其淫”。而作为晋国的大夫,师旷“君必惠民而已”的思想不仅是给予晋国国君的为政之道,更是渴望所有统治者付诸实施的人君之道。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中记载:齐景公出访晋国,受到晋国国君晋平公的热情款待,酒席上大夫师旷一起陪坐。落座不久,齐景公就向师旷请教政事:“太师,您会怎样教诲寡人来治理国家呢?”师旷回答道:“一国之君,必须得做到施惠于民。”宴席即将结束的时候,酒意已酣,临行前,齐景公又向师旷请教:“太师,再教诲一下寡人如何治国吧?”师旷答道:“身为国君,必须使老百姓得到实惠。”走出宫室之后,齐景公再次向送行的师旷请教。师旷同样回答道:“为人君者,只要能够努力使大众享受到实惠就行了。”齐景公回到馆驿后,对师旷反复讲的这句话进行了认真思索,最终醒悟过来:在齐国,齐景公有两个弟弟,分别是公子尾和公子夏,这两人在齐国百姓之中很得人心,不仅出身高贵而且很受百姓爱戴,甚至隐隐有与公室抗衡之势。他们正是有可能危及我的君位的人啊,今天师旷教诲我要施惠于民,不正是暗示我要与这两个弟弟争夺民心吗?看清了这一点,齐景公回国之后将国库里存放的粮食取出来救济贫苦的百姓,散发官府的余财来帮助老弱孤寡,由此粮仓里没有了陈粮,府库里也没有了余财,而且他还将公宫中超出配额的宫女放出宫去自寻婚嫁,还规定年龄超过七十岁的百姓可以领受禄米,这些在当时都是很难得的。就这样,齐景公不断地以德行和实惠施于老百姓,和两个弟弟争夺民心。不到两年,两位公子出走齐国,公子夏逃到了楚国,公子尾逃到了晋国。一连三次用同样的一句话“君必惠民而已矣”来对齐景公施以教诲,可见“民”在师旷的心目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而且一连三次如此频繁提出这样的观点,足以想象在师旷的内心,对于“君必惠民”的渴望和迫切。

在来访晋国的不同场合下,虚心纳谏的齐景公三次向师旷询问了治国方略。而事实也证明,正是运用了师旷的民本思想,齐景公才幸运地为自己和齐国百姓避免了一次已经初具苗头并且极有可能一触即发的国内动乱。从这一点上来说,师旷可谓是功莫大焉。然而我们在感受师旷胸怀博大的仁德时,还在他身上看到了哪些闪光点呢?

公平、公正,正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普通百姓最渴望享受而又最不能够得到保证的。立足于这一点,师旷始终坚持忧国忧民、兼济天下的仁政思想。此时,他的仁已不仅局限晋国,面对齐景公的请教,他反复强调“君必惠民”,可见他的思想是针对所有占据统治核心地位的国君来讲的。正是因为胸怀人民,深受人民爱戴,所以后世赞誉师旷为“乐圣”,这或许也正是“圣”字的最佳诠释。由此想开去,面对当前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生态保护、资源浪费等等祸及自然和后世的重大问题时,如果我们能秉承师旷这种胸怀博大的仁,可能会少绕多少弯路?正气是师旷精神的第二个亮点。面对走向没落的晋国,曾经经历过晋悼公“如乐之和,无所不谐”盛世的师旷无比焦急,忧心如焚。晋国霸业已成日渐凉薄的明日黄花,而国内的各大卿族势力却虚情假意,围绕着忘倦丧志的晋平公伪装出一堂和气的模样。揭开矫饰的形式,他们一个个私欲膨胀,拼尽气力地角斗纷争,这又怎能不让刚正的师旷心生愤慨,怒盈心腹!为了努力延缓晋国的颓亡,师旷凭借着一身正气,借助每一次为平公演奏的机会,时时给予警示,以期为晋国换来短暂的喘息。他在这段时期大量著名的言论传世 谏臣只有在朝纲昏聩的时期里才会不断发出针砭之音。师旷禀性刚烈,正道直行,虽然娴于辞令,却从不趋炎附势,具有不畏权势的正直品格。出言直率的他,提意时间往往不分场合、不论时机,总是带着一身正气,毫不留情、无所畏惧地进行劝谏甚至指责,而且异常固执,时常让晋平公深感难堪。要知道,惹恼了晋平公,也许他一个不乐意,很可能会有千百人人头落地、血流成河 尤其是在他淫奢哀飒之时,若然敢犯颜直谏,其后果其结局恐怕不堪设想,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乐师?但是即便如此,师旷仍然敢于坚持发出不同的声音,随时准备从容赴死,颇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悲壮。

面对好大喜功、粉饰太平、痴于享乐甚至有些讳疾忌医、恼羞护短的晋平公,师旷明明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权倾晋国甚至整个诸侯,但他无所畏惧,仍然毫不留情地指出他的错误,这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当然,师旷这种浩荡而且无上的勇气是和他的凛然正气相辅相成的。那么,在他的满腔正气背后,我们还将被师旷怎样的学识和智慧所深深感染呢?

正是因为有这种发自本性发自内心的正直,师旷的眼里揉不得沙子,凭着一腔沸腾的热血,他会为了心头那一份纯洁的守护,顽强地战斗下去!我们在怀着敬仰之情感慨之余,觉得自己在纷繁现实中,是否也应该有所坚持呢?师旷因为正直而勇敢。那么我们是否正直过?并且是否能够为了捍卫这份正直而勇敢地站出来?师旷的博学体现的是他的“智”,而我们通过对史籍的翻阅,就会发现,师旷的这些“智”几乎都围绕着他的“仁”而运行并且讲述的。众所周知,师旷以博学多闻著称于世。这与他乐师的身份是分不开的,前边提到过,先秦时期的乐师与咱们现在谈及的音乐家并不一样,他们是“古文化的集中保有者”,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师旷曾专心于星算音律之中,“考钟吕以定四时,无毫厘之异,”《左传》中记载,师旷曾经与晋悼公的夫人一起在绛县慰劳修筑城墙的百姓,遇上了一位年纪很大的老者。要知道在当时,卫生、医疗这些事业都不是很发达,所以老百姓的普遍年龄都不是很大,难得有这么一位明显长寿的人,所以大家都饶有兴趣地打听老人的年龄,老人说:“臣生之岁,正月甲子朔, 四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于今三之一矣。”通过老人的话,师旷不仅很快算出老人出生的时间正是鲁国的叔仲惠伯与晋国的郄成子相会于承匡的那一年,而且指出老人的年龄“于今七十三矣”。他还指出:在这一年里,与晋国相邻的少数民族狄人出兵进犯鲁国,鲁国大夫叔孙得臣俘虏了狄人侨如、虺、豹等,他还用这样的名字给自己的儿子来命名。师旷渊博的知识令在场的人无不叹服。

在前面的讲述中我们知道,精通音律的师旷曾将音乐以阴阳分律,并指出它们之间和而不同的辩证思想;他应用“阴阳五行”学说,判断出太子晋寿命不久的结论;还通过各种典故,向晋平公阐述了学习和治国之策,而如今他又通过老人的回答,迅速准确的得出以上结论,师旷的博学多闻令人称奇。

《左传·襄公十八年》中记载,这一年的冬天,晋、齐两国军队在平阴城相互对峙。当时晋军人少,军心不稳,在城外“在旆先,兴曳柴而从之”。虚张声势,担心齐军出城袭击。十一月初一日的清晨,师旷听到鸟鸣声有异,判断齐军因为畏惧已经趁着夜色吓得逃跑了,并且立即向晋平公贺喜。半信半疑的晋平公派人侦察后,确证平阴确实已是空城一座。由此晋军不战而胜,占领了平阴。除此之外,据《拾遗记》中的记载,师旷曾“撰兵书万篇”述《宝符》百卷,显然他著述量不在少数,但大多俱已流失。如今保存的师旷传世之作仅有《禽经》一卷,并且被历代学者指出许多疑点,认为该书明显也是后世人伪托师旷而造。虽然身为古文化的集中保有者的乐师身份,但能够以多智博学的“万事通”的形象来出现,足见师旷在我们提到过的那些方面之外,在历法、军事等领域也有所涉猎,同时更加证实师旷必然是极痴心于学习的人。不仅知识渊博,通过《师旷劝学》的故事,在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和鼓励的同时,我们也可以知道师旷是个非常善于学习的人。而且他还将这种学习精神发扬到了更广更高更大的层面上来,影响至今。

通过以上记载我们再次看到,凭借超人的洞察力,师旷确实为晋国解决了不少难题。表现于博学,服务于民本,师旷的“智”可谓已经超越了我们常说的“智慧”这一词条。然而在师旷堪称传奇的一生中,他还有着古今中外多少成功者毕生闪耀的精神光华——恒心与毅力。

我们还应看到的是师旷的恒心和毅力。前面的讲座中也已经讲过,传说中记载,师旷原本是个很俊秀的人,因求精于音乐艺术,立志攻关,但是付出相当努力之后,成效却并不显著,经过认真分析和自我剖析,他认为这是因为自己不能够做到完全专注所致,不能专心是因为太多地注意到人世中烦琐而冗杂的俗事。因此,他用艾草的叶子熏瞎了自己的双眼,从而使心中存有律吕,并且很快地成就了他的思想品德与专业技艺。这种百折不挠、锲而不舍的坚持,正是师旷的真实写照,不仅是在音乐领域,他对晋平公的执着劝谏,甚至置生死不顾的浩然正气、无上勇气,不也有一种顽强的毅力在支撑吗?师旷,这位苍老甚至有些孱弱的老者如今已经在浩渺的历史中沉寂了两千多年,而今通过对史料的研讨,在只言片语的字里行间中,他的形象已经变得越来越高大,越来越脱尘于世。随着一代音乐宗师弦断音绝,师旷指间的名曲《阳春》《白雪》也成了永远的绝响。但是他那始终保留在传说故事中的身影却历久弥新、愈渐清晰。作为一代天才的音乐家,师旷为他所热爱的晋国立有鼎柱之功、钏鼓之劳。他去世之后,被晋国的百姓安葬于他的家乡羊舌食邑,也就是咱们今天的洪洞县。为了纪念师旷,后人还将这个村子命名为“师村”。如今的师村坐落于洪洞县城东部二十华里处,在《山西通志》《平阳府志》等地方志中,都有对师村记录和其来历的介绍。师旷故里洪洞曾有一位名叫晋应槐的文人,写下诗篇来赞扬师旷:“贤哉晋子野,功在悼平间。闻雀知齐遁,歌风决楚还。匡君叔向侣,正乐后夔班。遗庙千年在,芳献不可攀。”作为师旷曾经生活过的这片热土上的现代人,我们应该在崇敬他的伟业、怀念他的德行和继承他的遗志的同时,将他的品格和精神发扬光大。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