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社会类 人物记忆>>正文内容

旷世奇才师旷__孤独远去 背影蹒跚

孤独远去 背影蹒跚

上一集,我们在历史变革的浪潮中一同感受了师旷命运的波澜起伏,并为之千古流传的墨墨理论深深折服。然而师旷作为众多宫廷乐师异数中的异数,他不仅是一位以非凡音乐才华和渊博学术知识博得晋国两位国君赏识的奇才,在晋国的政治舞台上,他更像一位忧国忧民、鞠躬尽瘁的赤胆忠臣。那么,在风起云涌、变幻莫测的晋国宫廷中,师旷最终能否实现他的政治夙愿呢?而当践行的足迹逐渐与理想背道而驰时,这位身心疲惫的老者又该做出他怎样的人生抉择呢?《旷世奇才师旷》系列节目第六集 《孤独远去 背影蹒跚》,为您讲述。

 

通过各种典籍和传说文字的记述,我们可以知道,春秋时期虽然长期烽火战乱,但同时也是一个血性英雄辈出的年代。不仅如此,事实上它更是一个孕育的时期,各色历史人物以生命灌注于行动,进行着不懈的探索与实践,为后世思想者看法的形成用鲜血做出了价值取舍。漫漫历史长夜中,不时有先驱者如星点的火光划过,稍纵即逝,为沉默在黑暗中的人燃起一瞬光华,昭示着黎明即将来临。师旷,无疑正是这其中极为耀眼的一颗星辰。可以这样说,即便是在晋悼公活着的时期,虽然有来自国君的赏识和信任,可师旷却从来没有真正融入过统治集团

这为师旷后来的遭遇埋下了阴影。作为一个不乐于顺服统治集团的异类,到了贪图享受的晋平公时,权轻势薄的师旷已经成为陈列于朝堂之上,彰显公室的博大、兼容的标志。此时的师旷虽然是个思想者,但投射在平公眼神中的他,只是一个技艺高超的艺人 只在享乐的时候才会想到他。师旷的真知灼见只能遥远地鸣响在晋平公杯觥交错后的恍惚中,听而不闻。

师旷虽然是一位造诣高深的音乐家,但他并不是一个仅仅以乐悦君的宫廷乐师,而是一位真正体恤民情、为民着想的政治家、思想家,他关心民生、以乐论政,具有高明的治国理念,然而这些并不为当时的统治阶级所真正吸纳,师旷内心的苦闷、忧虑、无奈着实让人感同身受。

春秋后期,周天子的神话几近破灭,礼乐制度也在生产力的推动下逐渐瓦解,甚至出现了“礼崩乐坏”的局面。随着封建生产关系在晋国逐步推广并且加强,执政晋国的六卿各有所欲,相互倾轧、大肆兼并土地,他们对争霸失去兴趣,放任晋平公纵情享乐、沉迷声色。掌握实权的卿大夫们在夺取国君权力的同时,不但僭用诸侯之礼,甚至僭用天子之礼。致使晋国国势日衰,霸主之位岌岌可危。在音乐上,信奉并贯彻的礼乐制度即将崩溃;在政治生活中,由积极参与者变成娱乐性的象征;面对自己一直精心守护的晋国霸业,却无奈见证她从辉煌走向没落。这一时期的师旷,在身心上受到的打击也是沉重的。历史的阴霾、胶着的斗争、血腥的倾轧,更显示出师旷那份出尘的高洁孤傲。虽然没有双目,师旷却“看”得更远,“看”得更加深入。千里之外的战事胜败,远离朝堂的民间疾苦,远在数十年后祸乱晋国的现实弊政……他历历在目,比耳聪目明的正常人“看”得不知清楚多少倍。而如今,霸业已成日渐凉薄的明日黄花,一个个私欲膨胀的卿族势力在虚情假意的表面下,围绕国君营造的一堂和气之下的角力纷争,又怎能让刚正的师旷不心生愤慨,怒盈心腹呢?

从当时的时代背景到晋国的政治背景,我们在担忧晋国前途命运的同时,更对这位禀性刚烈、不畏权势的晋国霸业的精心守护者满腹焦灼。那么,面对着一个个私欲膨胀的卿族势力之间的相互倾轧、一场场一堂和气之下尔虞我诈的角力纷争,师旷又是如何融入并贯彻自己政治思想的呢?而当一切的付出几近徒劳时,这位孤独的守护者又将最终做出怎样的挣扎、怎样的努力呢?

以政治家的清醒,悲剧性地作为统治者享乐的工具,却认真地行使着名不符实的进谏之责——在这个看似冥顽的表面下,师旷更多认同的是历史赋予的责任。在努力的劝谏之余,他将自己的政治理念融入音乐思想。在记载中,师旷主要的音乐成就和政治理论都产生于这个时期。以音乐为载体,师旷实现了由民本思想政治家向思想家的转变。作为思想家,师旷取得了非凡的成就,而将这些宝贵思想实践到政治生活,师旷却只有无能为力地立足于统治集团之外。不是为无法融入政治集团而苦闷,而是在这个群体里,师旷看不到寻不到的,是希望。面对走向没落的晋国,经历过悼公“如乐之和,无所不谐”盛世的师旷无比焦急,忧心如焚。为了努力延缓晋国的颓亡,他借助每次为平公演奏的机会,时时给予警示,以期为晋国换来短暂的喘息。典籍记载中,师旷在这段时期有大量著名的言论传世 谏臣只有在朝纲昏聩时期里才不断发出针砭之音。如此珍贵的看法,却没有哪次最终被好高鹜远的晋平公所认同,予以行践治国。晋国没落的现实已势不可挡。看不清倒也罢,但是既然看到,师旷就不能够容忍自己只作为见证者,虽然茕茕孑立形只影单,但他依然执着坚守在一个不会胜利的阵营,向庞大的政治集团喊出了不同的声音。暗夜般的统治集团里,唯有瞽目的师旷心如明镜,他不畏权贵,不恋权势,只不过试图秉一盏烛 一盏为晋国人民找到希望的心烛,哪怕为此燃尽自己最后一线光亮,他觉得即使有星点希望,也可以重新建立为民谋福的秩序 这导致师旷不断对统治集团的核心晋平公进行顶撞。

经历过悼公“如乐之和,无所不谐”的盛世,在面对懒于务实、好大喜功的晋平公及其治理下的晋国时,师旷忧心忡忡、无比焦急。尽管他势单力薄、孤注一掷,但他还是把发自肺腑的心声喊向了那个强大的如同暗夜般的集团组织。那么,一心为民的师旷在接下来的故事中又将与统治集团的核心晋平公展开怎样的思想斗争呢?

“师旷掷琴”的故事在《韩非子·难二》和《淮南子·齐俗调》中分别有记载:讲的是复兴霸业的晋悼公逝世后,借着强盛的国势,晋平公安心地做上了中原霸主。他没有继承悼公的政治才干,反而志大才疏、好高鹜远,被一群弄臣小人围绕着,整日听着阿谀奉承的谄媚话,越来越安于享乐。一天,他又把几个宠臣召集到了一块,摆酒取乐。神色恍惚中,看着陪坐的大夫们满脸崇敬地举着酒爵,晋平公陶醉了,即位二十多年来,什么叫人生得意?尽享身为人君的快乐啊!这美酒,是齐国送来的;这美女,是鲁国进贡的;这侍卫披的铠甲,都是郑国孝敬的。这,就是晋国的实力,寡人便正是被诸侯们恭敬侍奉的诸侯盟主!长剑挥至,莫敢不从!想到这儿,晋平公呵呵一笑,轻佻地说道:“没有比做国君更快乐的事啊!他的话,一旦说出来是没有人敢违抗的!”话音刚落,察言观色的宠臣便谄媚地恭维道:“国君说得太对了!诸侯盟主其实就是诸侯之君——就连天子也要靠您支持啊!还有谁比晋国国君更快乐!”“是啊,是啊,您最快乐!”“对对,做国君快乐,做晋国国君是最快乐的!”奉迎声一个比一个说得肯定、有力,而且更加肉麻。一侧的乐池中,乐师们钟声铿锵,磬音清脆,师旷端坐其中,抚琴的手却不住颤抖。听着君臣们在这种奢侈糜烂的场面上,说出如此虚伪做作、粉饰太平、妄自尊大的无耻话语,师旷拍案而起,抱起琴冲向筵席!

看着沉迷于大国君主之欢和奢华生活之乐的晋平公,看着被小人阿谀奉承飘飘欲仙,被宠臣恭维谄媚愈加高调的晋平公,端坐于乐池中鼓琴的师旷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拍案而起,掷琴而去。那么,师旷的这一举动将引来怎样的后果?而性情耿直但又极具眼色的他又是如何以理服人、成功解围的呢?

这边的晋平公得意地举起了酒爵:“来呀,大家同饮!”忽然一道身影闪过,风声呼啸而来,晋平公赶紧蜷起身子翻到了一旁,样子很是狼狈。咣!一件物什照直向前,磕在石墙上裂成两段落下来,还不停地发出嗡嗡颤声。仔细看去,原来那“物什”是张琴,对面扑过来现在已经静立一旁的身影,正是师旷。晋平公战战兢兢地问师旷:“太师,你要干什么?你知道你在打谁吗?”听到平公质问,师旷装作惊讶,但又正气凛凛地说:“国君您怎么在这里?我刚才听到有个小人胡言乱语,说什么没有比做国君更快乐之类的混账话。我实在听不下去,所以忍不住用琴掷打这个无耻之徒!没想到惊扰了国君。”平公一愣,但他立即就明白了师旷的意思,虽然心中仍然愤愤,但也觉得刚才说的话确实不太合适。他只好硬着头皮说:“你没听出来吗?刚才那些话就是我说的。”“什么?是您说的?这话可不是做国君的应该说的呀!您怎么能说这种话呀!”师旷又装作吃惊回答道。平公面红耳赤,立在那儿无话可说。左右的小人们看不下去了,他们有人悄悄跑过去对晋平公说:“国君,这瞎老头儿是故意让您难堪呵!应该把他杀了。要不然人人都像他这样尊卑不分,岂不是乱了套?”平公虽然不算精明,但毕竟不是傻子,好人坏人他还是能分得清的。他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忍住怒气,让那些准备将师旷抓住的侍卫们退下了。然后又说道:“这件事确实是寡人有错,不能怪太师。放过他吧,寡人以后说话做事要以今天这件事为诫!”

事情虽然有惊无险地结束了,但整个过程让人忍不住为师旷捏了一把冷汗。同时,我们也被师旷那无畏无惧的刚直正气所震撼。但是遗憾的是,此后安于现状的晋平公似乎并没有接受教训,他依然沉浸在大国霸主的泡影中不能自拔。看到统治集团从上到下荒淫奢侈、日益糜烂,生性刚烈的师旷再也无法忍受。而他所能做的,只有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承载那些难挨的痛楚,并在苦难中继续燃烧着自己生命的火光。

西汉的刘向在《说苑·辨物篇》中记载着这样一则故事:晋平公有一次出去打猎,在山林中见到一只正处于哺育虎崽时期的母虎,由于遇到打猎的队伍趴在原地一动不动。看到这个情景,晋平公就得意地对随行在旁边的师旷说:“寡人曾经听人说过:每逢有霸主或者君王这样身份的人出行,猛兽与之相遇都会吓得伏在地上不敢立起身体。今天,寡人出来打猎遇着乳虎趴着不敢动,这乳虎应该算是猛兽吧?”言外之意,无非是他晋平公如今已经名副其实地有了霸主或者君王一样的功绩和威德。师旷听后,却不以为然地回答道:“自古一物降一物,就像鹊以猬为食,猬却以鵔鸃为食,而鵔鸃则食豹为生,豹能够吃掉驳这种兽,但驳又偏偏以老虎为食。传说驳兽的样子与身上长有条纹的马的样子相似,想必国君今天出来打猎的队伍中一定有身上长有条纹的马吧?”晋平公看了看,果然如师旷所说,只好答道:“是这样的。”师旷又语重心长地说道:“盲臣曾经听说过,一次自己欺骗自己的人被称之为穷,两次自己欺骗自己者称之为辱,如果有三次自己欺骗自己者就能够称为死了。今天的这只虎之所以不敢动,是因为它以为遇上了以虎为食的凶暴驳兽,并不是因为受到了什么国君你的品德和仁义的感召才出现这样的状况,国君您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自欺欺人呢?”

这些散记在史书中的故事,没有动人的情节,也没有唯美的语言,只是一段段简短的对白却向我们道出了师旷的博学多闻和深明大义。晋平公一次次妄自尊大、不思进取,这更彰显了师旷身为人臣不畏权势、敢于直谏的高风亮节。然而师旷的话虽然在理但是过于尖锐,这给他后来的命运埋下了隐患。

平公又有一天到外边游玩,有种羽毛非常斑斓华丽的鸟围绕着他飞来飞去不愿离开,平公又有些兴奋,问随行的师旷说:“寡人听说过:霸主这样身份高贵的人出行时,会有神奇的凤鸟前来;今天寡人出宫游玩就有异鸟环绕着寡人,一刻也不肯离开,难道这种鸟就是传说中的凤鸟吗?”师旷听了听,回答道:“东方有种鸟,名字叫谏珂,这种鸟身体上的羽毛形成条纹并且长着红色的趾爪,它生性不喜欢鸟却偏爱狐狸。想必国君您一定是穿着狐裘袍子出来游玩的吧?”平公只好失望地答道:“是的。”师旷说:“臣已经告诉过您,一次自欺为穷,再次自欺为辱,三次自欺称为死。今天这谏珂鸟为了狐裘的缘故,并不是为了国君的德义而来,国君为什么又再次自己欺骗自己呢?”听了师旷这些丝毫不留情面的话,晋平公很不高兴。实际上,这两种情况都是自然现象,但晋平公却洋洋得意地认为是显示自己英武贤明的吉兆,被师旷接连以“自欺欺人”予以质问,接连在兴头上被当头泼了凉水。也许正是坚守,才留给了师旷更大的悲剧。你想,反对娱乐性的“靡靡之音”也就罢了,但屡次令自己陷难堪境地,平公心头的怒火显然已经有些难以按捺了,他最终决意拔去身边这枚不知进退的“顽刺”。

从“虒祁论乐”“炳烛之明”“魏榆石言”到“墨墨而危”,这一个个故事都从不同角度阐述了师旷的人生观、艺术观、学习观和政治观,千年之后的我们仍在传颂。然而师旷却没有意识到,他这一次次效忠之言却成了晋平公心生嫉恨的矛头。那么,晋平公会采用怎样的手段对待师旷呢?而全然不知的师旷又将经受怎样的遭遇呢?

平公出手了。他挑了个日子,在虒祁宫的高台上摆下酒宴,提前命令侍从们在上台的台阶上撒满了尖利的蒺藜,然后派人召师旷入宫。不一会儿,师旷来了,他穿着鞋子摸索着向台上走去。平公说道:“哪里有身为人臣的,穿着鞋子来见国君的道理?”听到指责,师旷只好脱去鞋子。结果大家自然已经清楚,赤着脚踏在尖锐的蒺藜上,师旷摸索着艰难地拾阶而上,因为疼痛,师旷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致使膝盖也被刺伤,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过程呵!由极度失落转入满腔悲愤,师旷忍不住仰天而叹。看到师旷痛苦的样子,晋平公轻佻而毫不在意地说:“今天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你干嘛吗这么悲悲戚戚的样子?”虽然蒺藜钉上了膝头,但师旷痛苦的却不是因为燃烧般的剧疼,令他不能承受的是平公戏弄忠臣于股掌之上的粗俗而得意的笑声 对忠诚的愚弄,彻底浇灭了师旷心头微弱的希望。这就是那个自己忠诚辅佐的国君吗?他的心凉了。既然已经了无生机,那么就让它毁灭 所以这一次师旷发出的是诅咒:“教人担忧呵,肉里面生出虫子,被蛀食的必是肉本身;木材自身生蠹,终将还于自刻;人群里有妖邪作祟,贻害的还是这些人。诸侯宫室中不会生出藜藿,人君的朝堂中也不应该出现蒺藜。”平公曰:“今为之奈何?”师旷断言:“妖邪出现在当前,已经无可奈何。等到下个月八日,百官修政,太子会即位,看来国君不久就要死去了!”

说完这些,师旷转身离去,一句句响亮的呐喊声激荡、回旋在虒祁宫里。此刻,师旷的心里,这些话语已不是针对晋平公,而是整个晋国势将沉沦的无奈现实。那么,身心受创、百般绝望的师旷面对着这个无奈的结果,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在师旷离去的身后,留下了一条血痕斑斑的足迹,如鲜花怒放般绚丽。一个慷慨激昂的生命在政治的冷酷面孔前,就这样没有道理地颓败了。最后的努力,得来却是血迹斑斑,师旷由彻底失望换来了真正的觉醒。来自民间的他最终告别朝堂,返璞归真,重又回归了他阔别的民间。

我们不难想象,在未曾受到自由思想洗礼如漫漫长夜般的春秋时期,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背负着琴囊,却在双眼前擎着一盏闪烁烛光,灯头如豆,虽然只映亮咫尺,却在夜色里艳亮而璀璨。老人伛偻的身躯被映得仿佛已经被幻化为一颗光彩异然的星辰。由于身处先秦诸子之前,师旷以萤火之光为后人寻找真理照亮了黎明到来前最幽暗的一段路程。他早于孔子50多年,留下的言论、行为、思想,莫不为战国活跃的思想领域的开启进行着可贵的先行探索。借着如许烛光,夜色在晨光中渐退,历史车轮浩浩驶入了战国时代。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但后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在暗夜里寻找光明的先行者!

众所周知,琴棋书画历来是中国文人古老的逸情寄托。几千年来,在国人的休闲生活中,它们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四大支柱。然而放眼中国的文化领域,在音乐方面备受人们瞩目的人物当属师旷。那么,面对这个被后世极具渲染的人物,我们究竟该做出怎样一个公正而又明确的评价呢?同时,师旷精神又给我们留下了哪些珍贵的亮点呢?《旷世奇才师旷》系列节目第七集 《天籁穿越时空》,继续讲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