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社会类 人物记忆>>正文内容

旷世奇才师旷__博古通今的思想者

博古通今的思想者

上一集中,我们一起聆听了有关师旷鼓琴的历史故事以及故事之外他那深刻独到的音乐感悟。然而作为晋国重于艺术、敢于直谏的音乐家,师旷在他巨大的音乐成就背后,还提出了一些超越时代、对后世产生重大影响的思想精髓。那么,回望历史,这些鲜为人知的思想观点究竟向我们折射出了师旷怎样的精神境界呢?而历经千年,这些古老而精辟的思想主张又对后世产生了哪些重大影响呢?《旷世奇才师旷》系列节目第四集 《博古通今的思想者》,为您讲述。

上一讲中,我们讲述了身为盲人的乐师师旷,在音乐方面做出的光耀千古的贡献,所以在民间有着“聪圣”“乐圣”的尊称。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也正因为有这个巨大的光环存在,常常使我们在对师旷的研究和了解上往往集中于其音乐成就,少为人知的是,师旷其实在许多领域都取得了同样非凡的成就。在音乐领域之外,师旷博古通今,被当时的人们称“多闻”,并有“总圣”的美誉,翻阅思想、政治、哲学、教育、医学等学科的历史记载,我们都能若隐若现地发现师旷的身影。首先,师旷以博学闻名于晋国。有一次,晋国飞来一种怪异的鸟,它们身上的鸟羽以白色为底,上面分布着五色的羽毛,成群结队地在晋平公居住的公宫里飞来飞去,见了人也不害怕,反而很亲善的样子。平公于是召大夫叔向询问,叔向说:“师旷曾经告诉我:西方有种白色质地上缀满五色羽毛的鸟,名字叫挥;南方也有种类似的鸟,不过它们以红色为质地,叫作摇。只有当一个国家君明臣忠、上下和谐时,它们才会感召前来,这是祥瑞之兆啊!”东汉的许慎著《说文》的时候,在鸟部中写到“鹫”这个词条时,就是以师旷的话来作注解,师旷是这样说的:“南方有一种鸟,名叫羌鹭,它的头部是黄色的,双目为红色,身上长满了五色的羽毛。”类似的故事还有许多,当然,其中有许多有一定的迷信色彩,但是为什么都要附会于师旷呢?这说明师旷的多智博学久已深入人心,所以遇上大家都搞不懂的事情,就由师旷这位“万事通”来出面解决啦。

师旷作为音乐领域之外博古通今的“总圣”,他还以博学多闻著称于世。先秦乐师同当今艺术家不同,他们为“古文化的集中保有者”,能“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因而师旷是当时名副其实的“万事通”。下面这则故事就让我们看到在哲学和医学领域也尤为出色的另一个师旷。

据说,晋平公曾经让人做过一架特殊的琴,这架琴的大弦和小弦的音调相同,然后他让师旷为这架琴调整弦音。师旷调了好久也不能使琴的弦音正常 又怎么能调好?晋平公为此责怪师旷。师旷很生气,说:“琴弦有大弦和小弦区别,这大弦如同国君,小弦就好似臣下,大弦和小弦在弹奏过程中起的作用,就好像治理国家时国君和臣下有职能差异一般,是不一样的,它们只有相互合作才能形成音律,而君和臣也只有各司其职才能管理好百姓,这样才算是阴阳和谐。而国君的这把琴大弦和小弦音调相同,已经违背了音乐的基本规律,这怎么能是我这个瞎子乐师能够调整的呢?”故事里,师旷将音乐以阴阳分律,进而衍生出了应该发挥它们和而不同的功用的辩证思想。而我国传统哲学,恰恰是以这种阴阳思想为核心来演化发展的,足见师旷对阴阳理念有深刻的认识。身为盲人,神话绕身,而且通晓神秘的阴阳之术,也正因此,师旷竟被后世尊奉为算命先师。此外,“阴阳五行”学说还是我国医学的基础理论之一,通过五行相生相克的法则,可以对病情做出一定的推断。众所周知,望、闻、问、切是中医中诊断病情的基本方法。而其中的闻,则包含二个意思:一是听声音,二是闻气味。也就是说,通过听声音、闻气味能判断出一个人得了什么病,病在哪腑哪脏和程度如何,再根据五行法则来推理,有助于对病症的程度和结果进行分析治疗。这样的故事记载在《逸周书》中,公元前547年,晋国的大臣叔向出使周王朝,由于领土争端被十五岁的太子晋指责得哑口无言,尴尬而退。这时候,师旷自告奋勇,愿意作为使者前去周王朝与太子晋辩论。与王子见面后,经过一番唇枪舌剑的交锋,两人都越来越敬重对方。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师旷仅通过听声便断定太子晋身患重疾,而且通过五行生克的辩证思想判断出太子晋寿命不久亡的结论。通过这个故事,可以看出,师旷在具有出色的外交才能的同时,也有深厚的医学造诣,至少在诊断学上是称得上精通的。

“阴阳五行”学说,是我国古代关于宇宙万物普遍联系的学说,也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结晶。在上述故事中我们看到,师旷能够将阴阳五行和音乐、医学结合在一起,并衍生出了应该发挥它们和而不同功用的辩证思想,这充分说明了师旷具有同时期其他人不曾有的逻辑思维和认知水准。而有着如此思想高度的他,在实现乐师的教育职能时,师旷更是一位循循善诱的好老师。

说起师旷在教育方面的故事,最有名的记载莫过于“炳烛之明”了。这个典故可谓家喻户晓,出自于《说苑·建本篇》,原文为:晋平公问于师旷曰:“吾年七十,欲学,恐已暮矣。”师旷曰:“何不炳烛乎?”平公曰:“安有为人臣而戏其君乎!”师旷曰:“盲臣安敢戏其君乎?臣闻之: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炳烛之明孰以昧行乎?”平公曰:“善哉!”

故事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晋平公老年的时候,有一天问师旷:“太师呀,近来寡人忽然觉得对许多事情都不了解,有很多事情也总是领悟不透,总想对很多东西好好学习学习。但是,你也知道,寡人已经七十岁了——就怕因为年龄太大,即使学了也没什么用处啊!” 师旷回答道:“国君啊,您为什么不把蜡烛点燃呢?” 这话怎么听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呢?平公一愣,这学习怎么和点蜡烛瓜葛上了?这老头儿讲这样的话分明就是戏弄我!平公有点生气,质问师旷:“诸侯中哪有像你这样做臣子的!不为国君分忧解难倒罢了,竟然还戏弄国君?”

这段出自典故“炳烛之明”的经典对话在道出古稀之年的晋平公对学习的态度时,便引出了师旷作为乐师在施行教育职能时所应具备的思想水平。那么,当听了晋平公对学习的态度后,师旷为何会脱口而出那句让晋平公疑惑不解的话语呢?而这其中又向我们阐释了师旷怎样的学习观呢?

春秋时期社会制度比较落后,列国任命官员没有什么择优录取的好办法,普遍沿用世袭制。虽然保证了贵族权势的顺利延续,却导致许多人不学无术而身居高位。师旷从民间走入晋国朝廷,很反感这种贻害社会的制度。他觉得人只有通过学习,才能改善素质——尤其是国家的各级官员,更应该重视学习,才能更好地管理国家。他一直就想利用与国君晋平公在一起的机会,好好向他强调一下学习的作用。所以听到质问,师旷不慌不忙地说:“我哪里敢戏弄国君呀?只不过听您说要学习,心情欢悦脱口而出啊。我曾经听说:年少的时候热爱学习,就像清晨时刚刚升起的太阳,虽然暂时没有太大的能量滋润大地,但它在为随之将至的正午积蓄更加浩瀚的力量。假以时日,这少年必定会光芒万丈,辉撒世间!”接着,师旷谈到另一个阶段:“壮年是人生的黄金时期,是人生的脊梁所在。所以如果壮年时还能坚持学习,则好似正午炽热的太阳——这是一天中太阳燃烧最为热烈的时刻,它发出耀眼的光芒照亮大地,所有的能量喷薄而出。易天改运、破土重生,尽在此时!”说到老年,师旷依然豪情不减:“人老了,激情不再,许多人都放弃了争取,如果这个时候还能坚持学习,就如同在夜里燃起了一支蜡烛——虽然只是萤火之光,没有清晨日光的蓬勃,没有正午阳光的炽烈,照亮的范围也很有限,但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独自摸索时有了它,也可以教我们少绕多少弯路,少翻多少跟头啊!”

说到这儿,师旷才转回话题:“刚才您说想要学习却怕年龄大学了没用,我心有所动想到了‘炳烛之明’,一时失口,才令国君认为我戏弄您。”听了如此精彩的一番讲述,晋平公感慨地说:“你讲得实在是太好了!”

听了师旷精辟至极的回答,晋平公由不知所言转为赞不绝口,至于他后来是否真的去学习,我们已经无法考证。但“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这句话,却由此开始响彻了两千多年,直到现在还激励着无数学子在求知路上勇于进取、锐意向前。作为乐师,师旷已经超越了教育家所应具备的思想高度。然而翻开史书我们还会发现,这位不同凡响的音乐家、教育家还是一位古今咏叹的政治家和思想者。

刚才,通过种种记载,咱们从博学说到阴阳,从外交谈到医学,后来又讲到教育,在林林总总的这么多内容里,师旷的形象也逐渐变得立体和丰满起来,我们不由地惊叹,这哪是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乐师,简直可以堪称一部微缩版的百科全书了,还有什么奇迹不能在他身上发生?而事实上我们确实还没有讲全,因为真正令人侧目的,是师旷完全不亚于他辉煌的艺术成就之外的政治业绩。据《左传》记载,晋悼公曾经向师旷请教如何治国安邦。师旷说,只有以仁义为本,天生民而立君,君必须养民如子,赏言而刑淫,绝不能肆于民上,奔天地之性而从淫,民奉君要爱之如父母,敬之如神明。倘若君主变成困民之主,使百姓绝望,就必然要灭亡。据考证,这是我国历史上最早关于“民贵君轻”的论述,这种观念对晋悼公后来成功恢复晋国霸业起到了积极作用。 师旷的这些论述,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民本思想,套用现在“以人为本”的说法,仅从字面上就不难理解,“民本”也就是“以民为本”。这种可贵的民本思想,源于师旷曾经长期和下层劳动人民生活在一起。在民间,他结识了无数挣扎在社会底层的普通百姓,他们善良、淳朴,却只能在严酷的环境里窘迫而无助地维持生存。这一切,是一出生就高高在上的奴隶主贵族们所无法想象的。进入宫廷后,早期的民间生活与安适的宫廷生活更是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而身边的统治者却只顾在政治斗争中相互倾轧,对人民痛苦却极度漠视。正是在这样无止境的苦闷中,师旷萌生了“以民为本”的思想意识。

由民间走入晋国宫廷的师旷,他深知百姓的疾苦,更懂得官场倾轧以及统治者对百姓疾苦的冷漠,深知却无法改变的痛苦让师旷萌生了“以民为本”的思想意识。然而这与商周以来“君贵民轻”的传统观念却格格不入。那么,本着这一思想,师旷又是如何恰如其分地将其施用于政治生活中的呢?

以民本思想为出发点,师旷认为,百姓是国家之本,同国君一样,都是上天的子民。国君的主要责任是代天养民,而决不能“肆于民上,以从其淫”,否则,便是“弃天地之性”。这种君民平等的思想同商周以来的传统观念格格不入,后者视君主为人间的主宰,具有无可怀疑的权威和至高无上的地位,而师旷敢于蔑视这一切。关于师旷民本思想的记载有许多。《左传·襄公十四年》中就记载:晋悼公时,暴虐无道的卫国国君卫献公,被国人驱逐出国。悼公觉得在这件事上卫国人做得有些过分,并且征询师旷的意见。师旷却认为,暴戾恣睢的卫献公被驱理所应当,就这件事,师旷说:“夫君,神之主而民之望也,若困民之主,匮神乏祀,百姓绝望,社稷无主,将安用之,弗去何为?”就是说可以赶走那些残暴的国君,向晋悼公深入阐述了国君应该赏善惩恶爱民如子的道理,使悼公深受教益。《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中有齐景公向师旷请教的记载,说的是齐景公出访晋国与晋平公会见,师旷在旁陪坐。因为知道师旷有卓越的政治见解,齐景公诚恳地向师旷请教,他分别在宴会刚刚开始的时候、酒宴即将结束之前和宴后送行的机会,一连三次向师旷询问治国政略,面对请教,师旷的回答只有一句话:“君必惠民而已。”也就是说:身为国君一定要爱护百姓,从政要本着人民的利益来出发。晋平公也曾向师旷问起过“人君之道”,师旷的回答精辟之极:“人君之道清静无为,务在博爱,趋在任贤,广开耳目以察万方,不固溺于流俗,不苟系于左右,廓然远见,踔然独立,屡省考绩,以临臣下,此人君之操也。”以当时鲁国正卿季武子评价晋国贤臣的话来说:“晋有赵孟以为大夫,有伯瑕以为佐,有史赵、师旷而咨度焉,有叔向、女齐以师保其君,其朝多君子,其庸可媮乎!”能够与赵孟、叔向这些在晋国代表庞大家族势力的政治人物相提并论,足见以个人身份出现的师旷在晋国乃至诸侯中,深具影响。

循着这点点滴滴的足迹,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技艺高超的民间乐师 师旷已经成长为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民本思想政治家。仁政、爱民可谓是师旷政治思想的核心。而关于这一思想,史书中不仅穿插有众多记载,而且还详述了这样一则典故。

“魏榆石言”的典故,正是师旷这种思想的集中体现,这则故事记载在《左传·昭公八年》中。晋国有一个名叫魏榆的地方,这个魏榆的位置在今天山西榆次的北部。公元前534年春天,这个地方发生了一件怪事:魏榆的官道旁有一块非常大的石头,常常有过往行人在此歇脚,有那么一回就有一个路过的人,竟然听到从那块大石头中传来几句仿若自言自语的说话声……一传十,十传百,“魏榆石言”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一直传到了国君晋平公耳朵里。平公时期,晋国霸业正盛,与诸侯的交往也还比较融洽。这种和平富足的生活使晋平公丧失了雄心,变得贪图享乐,对稀奇古怪的事情很感兴趣。于是在朝会时与以博学多识闻名于晋国的师旷谈起了这件“石头会说话”的事:“太师啊,寡人听说魏榆的大石头会说话,太师您觉得这是怎么回事呀?”师旷肯定地回答道:“石头是不会说话的,有可能是有什么东西附在了石头的上面;要不然,也可能是经过的人由于精神恍惚,听错了,百姓们以讹传讹,自然也就认为石头会说话了。我曾听说:‘做事违背规律的时候,百姓中会产生怨意,从而导致不会说话的东西说出话来。’而今,正在修筑的宫殿高大奢华,民力被消耗得如同秋天里凋零的落叶,用之殆尽,百姓几乎没有办法再生活下去了。民间产生一些怨言和议论,在所难免……所以,石头会说话,发生这种奇异的怪事,是很自然的事喽!”师旷说的这番话有所指向。上一讲曾经说到过,晋平公为了攀比楚国修筑的章华宫,也正在晋国大兴土木,修建着更为豪华奢侈的虒祁宫。这一宏大工程为晋国的老百姓带来了无穷尽的劳役。师旷此时借“魏榆石言”就事论事,想给平公一番体恤民情的警示。由于师旷出身民间,不善于钻营为官之道,所以这番话虽然中肯,却未免过于尖锐了些。平公觉得师旷这是在讽刺他,有些不高兴。

“魏榆石言”的典故再次向我们呈现了一位执拗、无畏、为心中所想死而后已的倔老汉的形象,师旷把石言视为天对“宫室滋侈”的劝诫,当然是想抓住一切机会向不为全局、不体恤民情的晋平公以“惠民”的警示。然而这尖锐的话语却充满了风险,此刻陪坐在晋平公身旁的大夫叔向也开口了。那么,一向固执己见的晋平公此时能否听贤纳谏呢?

陪坐的还有晋国另一个以贤能闻名的大夫 叔向。这位叔向在晋国历史上也有很重要的位置,他是晋国羊舌家族的代表人物,名肸,叔向是他的字,在当时诸侯中非常有影响,刚才谈起师旷会见太子晋,他就是第一次的使者。叔向是晋平公的老师、上大夫,当时也是以正直和才识著称。 他听了师旷的话,心中很佩服。他怕平公恼怒师旷,急忙委婉地劝平公:“国君啊,子野(师旷的字)的话是有见识的君子之言呀。反过来说,虚伪小人的话不仅虚假,而且毫不可信。如果执意听信,反而会生出许多是非!”提到小人,叔向也不由地心生愤慨。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又旁征博引:“《诗》中有‘令人痛惜啊心中有话不能讲,不是因为舌头有毛病而是怕自身遭祸殃;小人依靠巧嘴就能得宠,口舌如簧换来了升迁高官和身处安康’的诗句 说得不正是眼前这种情形吗?您如果将豪华的宫殿修下去 只怕宫殿修成时民力也消耗将尽,势必会使诸侯们丛生异心。如果到了这种境地,怕是有大祸降临晋国啊!太师有先见之明,怀有深谋远虑,才能讲出这样的君子之言啊!”听了两位大臣一席话,平公尽管内心很不情愿,但道理已经说得如此浅显,若再一意孤行,岂不是自认为昏君?所以,他只好下令:暂停修建虒祁宫。

借助“魏榆石言”的奇事,师旷和叔向将劳民伤财、大肆修建虒祁宫的全局利弊向晋平公做了一一陈述,不听取贤臣之言、肆意而为恐遭祸患,晋平公终于下令停建虒祁宫。如今,历史的身影匆匆而去,但我们所欣慰的是,当时师旷冒死倡导的民本思想终于彰显成效。那么,复杂的社会背景让这个在当时弥足珍贵的思想成就对后世又产生了哪些重大影响呢?

历史上的春秋末至战国初,正是旧有的学术文化体系崩散的时代。这时候,诸子百家的学说虽然尚未成型,但无一不是在这个阶段中产生萌芽并且迅速成长的。师旷生活的时代,不仅是晋国霸业由盛而衰的转折,更是整个中华民族经历社会制度交替、文化思想觉醒的大变革、大动荡时期。正是立足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师旷超越时代的民本思想才更显得弥足珍贵。他的这些思想对后来孔子提出的“苛政猛于虎”、孟子的“民贵君轻”、荀子“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等思想均有渊源,他的这种从政理念对汉朝的“文景之治”、唐代“贞观之治”等盛世也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对国学稍有涉猎的人都知道,中国古代的儒家要求学生掌握的基本才能有六种,分别为礼、乐、射、御、书、数。而这“六艺”中,“乐”本身就是乐官的职能,“诗”也都可以谱上曲子由歌者吟唱出来,由此可见,“六艺”之中竟然有二艺都与乐师有比较密切的联系。所以从这一点上讲,本身就具有教化功能的乐师在一定程度上与后来儒家的产生有一定的前后承继关系。

从博学到阴阳,从外交到医学,再到教育以及他的思想成就,一个双目失明的老者早已脱离了他乐师的身份,“总圣”的美誉可谓是他人生的最佳映照。然而在晋国的宫廷中,师旷虽然知识渊博,见解独到,似乎也颇受晋国宫廷的重用,但在历史大变革期间,在经历风云变幻的晋国霸业中,他的命运还将如此吗?而他又会提出哪些空前绝后的忠言谠论呢?《旷世奇才师旷》系列节目第五集 《一个人的战争》,继续讲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