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政治类 精神文明>>正文内容

李天恩等10位同志模范事迹介绍

李天恩

李天恩,男,1976年出生,侯马北工务段临北工区线路工

1998年年底,由部队退伍分到铁路上的李天恩,拿着第一个月发的不到600元工资,感觉自己有能力帮助别人了,他拿出100元钱寄到了山西省希望工程办公室,献出了自己的第一份爱心。从此以后,李天恩就开始了自己的爱心之旅,定期从自己的工资里寄钱来奉献爱心。2003年,他加入春蕾计划,开始资助两名贫困学生上学,这一资助就是三年。

1998年,22岁的李天恩第一次走进献血站,他对亲人说:“我爱这个世界,愿意伸出我的手臂。”2003年非典期间,大家不敢出门,“血荒”日益严重,李天恩越想越着急,横下心跑出去献血。按照有关规定,人体一年只可捐献2次全血,每次最多400毫升,但血小板每21天就可捐献1次,并且1个治疗量的机采血小板,可按捐献全血800毫升计算。多年来,李天恩14年来,捐献总量累计达13.8万毫升,居临汾市之首。

如今,鲜红的献血证已是不计其数。李天恩先后被山西电视台,新华社、山西日报、山西工人报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他也多次受到国家卫生部、中国红十字总会、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以及山西省、临汾市的表彰。

茹向辉

茹向辉,男,临汾市安吉尔送水站送水工,市青联委员,尧都区慈善总会首届理事会理事。

2003年,尧都区政府号召向贫困山区儿童捐款后,他将平时卖豆腐攒起来的400元中拿出300元捐给了贫困学子。

2004年,他在河底乡洗煤厂上班,当时有个工友罹患肺癌,他捐出了200元。2008年,他到安吉尔送水站当了一名送水工,虽然工作辛苦,工资微薄,但他有毅力做好,并且继续回报社会。他决定没送出一桶水就捐出两毛钱,与尧都区慈善总会签订了捐赠协议,这些年,他累计送出12000多桶水,向尧都区慈善总会捐赠了用汗水凝聚成的2400多元善款。茹向辉小钱大爱,坚持捐款的事迹先后被中国文明网、山西文明网、北京电视台、山西卫视、黑龙江卫视、江西卫视、湖北卫视等多家媒体宣传报道,社会反响强烈。

茹向辉说,“现在我能力有限,收入不多,但能捐一点是一点,我是爱的受益者,愿意成为爱的传播者,我会一直做下去,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赵水林

赵水林,男,1985年出生,襄汾县赵康镇北赵村村民。

7月13日中午,河北省安新县九级村的几个孩子在村边水塘戏水,有3个孩子失足走进了深水区,挣扎着呛了几口水后,3个孩子开始往下沉,其余孩子则已被这突如其来的险情吓呆了。在该村卖烧饼的襄汾县赵康镇北赵村年仅29岁的赵水林,外出进货路上经过村口水塘时正好看到了全部情况,急忙扔下摩托车往水坑边跑,他不顾自己不会游泳,一边告诉已经上岸的孩子赶紧回村告诉大人,一边脱了衣服毅然下水救人。然而,就在他将其中一名孩子救上岸,再返身解救另外两名孩子时,终因体力不支,不熟水性而不幸溺水身亡。

赵水林不顾个人安危勇救溺水儿童的事迹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

保定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作出批示,要求全力做好家属安抚工作,妥善做好善后工作。安新县委、县政府先行给付10万元进行抚恤,并表示要全力做好赵水林同志见义勇为荣誉称号及相关待遇的申报工作。全国各大网站对赵水林同志先进事迹进行了报道,网友纷纷留言表达崇敬之心,并亲切地称他为“火烧哥”。

贾鹏武

贾鹏武,男,1980年出生,山西煤销集团临汾尧都有限公司文汕洗煤厂厂长

2011年12月28日23时许,贾鹏武同志驱车回家,路过滨江小区时,发现有人盗取停放在小区里轿车的轮胎,便从旁边掩上去。当时,盗贼韩朝辉(尧都区刘村人)已将一辆广本雅阁轿车左后轮胎拆下,正在卸左前轮胎。

贾鹏武同志大喊一声冲上去,盗贼转身就逃。他一面大声喊叫捉贼,一面不顾个人安危奋勇直追。穷凶极恶的韩朝辉索性转头与他展开搏斗。经过一番恶斗,终于将盗贼韩朝辉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下。

见到盗贼被闻声赶到小区保安和业主们从自己身下扭住,便准备起身回家。不想身子一软瘫倒在地,汩汩流出的鲜血已染红了半边衣服。原来是搏斗中被韩朝辉用利刃捅伤前胸。随后被紧急送往临汾市人民医院救治,诊断为:“胸部刀刺伤,右心室破裂,心包填塞,休克”。

经医护人员三天三夜的紧急抢救,昏迷70多个小时后他才终于挣脱死神的魔爪。

芦来柱

芦来柱,男,1962年生,中共党员,吉县屯里镇太度村农民。

在出世五个月时父母将芦来柱送给芦国生、芦红英夫妇抚养。虽然当时芦家生活也很困难,但对来柱如同己出,悉心照料。长大后的来柱于1997年回到山东老家探亲,当时,他的几个兄长和姐姐生活都很好,大家都劝他留在山东。但是芦来柱却践行者对养父母的承诺,为他们养老送终,依然回到了养父母的身边,过着平凡而充实的日子。

为了供养家庭,芦来柱参加了造林专业队,把挣来的每分钱都用在了这个养他育他的家。为了帮弟弟妹妹们成家立业,他直到42岁才和本村的刘金枝结为夫妻。婚后他践行着当初对妻子的承诺,对刘金枝的孩子视如己出,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也不让她们娘三受委屈。

芦来柱不仅仅对待家人诚实守信,对待邻里乡亲也是信守不渝,赤诚相待。他虽然为工队长,腿脚也有毛病,却总是挑难整的地挖,领取的报酬和大家都一样,从不计较。他坚守者对大家的承诺:“我不会剋扣大伙一分钱,咱都靠力气说话,挣钱要对得起良心”。

他对亲人和乡邻三个掷地有声的承诺并用一生的心血和付出来践诺,在吉县城乡传为美谈。

赵松山

赵松山,男,1952年出生,河南华安建设有限公司汾西分公司负责人。

在市场经济浪潮中,由于受市场价格的上下波动,往往会出现既定的方案发生变化,对于建筑商来讲时刻会面临着市场风险,但老赵却始终坚持诚实、守信,无论市场发生怎样的变化,他都不会改变既定的方案而谋取暴利。

在建设汾西城内马立平楼房中,老赵同这家人签订了协议,同时将售楼价格在社会上进行了公示并公开承诺,无论市场价格如何变化,售楼价格不会变。由于受次贷危机影响,建材价格涨价,大楼的实际造价与预算有了很大出入,再按协议售价售楼,就会有很大损失。在售楼过程中,公司领导层就如何售楼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有人提出我们要面对市场、面对现实,现在全城各个建筑商们的售楼价格都作了调整,我们建楼的目的就是为了谋取利润,如果不追求高额回报,甚至还要赔钱干,那是傻子都不愿意干的事。老赵却坚持信义为本,仍按协议定价开盘。楼房建成后老赵按照协议规定给了马立平一套住房,但由于马立平欠债多,就把老赵给的那套房子顶了债,马立平找到老赵哭诉困难时,老赵最终不顾家人的反对,又把自己的一套住宅房无偿给他居住。最终因开发此楼盘老赵亏损了40多万元,但赵松山以实际行动诠释了恪守承诺、信义无价的的道德理念。

李富贵

李富贵,男,1938年出生,原翼城县人民医院副院长。

李富贵同志1959年太原卫生学校毕业,主动要求到缺医少药的翼城县工作,成为县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多年来,李富贵同志扎根这块热土,不求索取,勇于奉献,用精湛的技术治愈了上万名患者,被群众称为“翼城一把刀”; 退休后,他谢绝了私立医院以年薪5万元聘请,尤其是身患肝癌后,于2009年9月作了肝移植手术后,仍重返工作岗位,一如既往地为广大患者服务。在他从医期间,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干部群众,无论富人穷人,他都能随叫随到。他的足迹,踏遍了翼城县的每个角落,经他手术治愈的病人多达上万例。他模范遵守职业道德,兢兢业业工作,干干净净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从来不收受患者的“红包”和贵重物品,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一名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他遵纪守法,从来不做违反职业道德的事。有人用重金让他开一个假证明,被拒之门外。有人以年薪5万元聘他到私立医院坐诊,被他婉言谢绝,每月仅拿300元的返聘工资,仍然留在本院,发挥余热。他说,我是县医院培养出来的,我要为县医院做贡献。

他生活艰朴,心格开朗,助人为乐,为人随和,团结同志,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李富贵同志扎根翼城,为翼城县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原慧江

原慧江,男,1972年出生,安泽县府城镇青松岭瞭望塔护林员。

原慧江同志出生于一个普通的林业工人家庭,1997年参加工作。先后在蚂蚁山林点,井沟林点、腰庄林点、采伐队、大豁子等林区一线从事采伐工、护林员工作。2006年初担任护林队长后,他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在青松岭瞭望塔护林条件非常艰苦,海拔1300米,用电是太阳能和电瓶储存,吃水要到二华里的老林点用三轮车拉水,如遇到大雪封山,就只能用雪水做饭。他的日常用品一买就一个月的,有时候吃的蔬菜已干枯变质。青松岭夏天里多种动物随意“串门”,冬天寒风刺骨,一个月甚至是几个月都难以见到一个人。这时候无耐、无助、寂寞的心情难以形容,在电话里和家人、同事多说上几句话,从心底感到无比的温暖,有时候他会站在塔上高声呼唤与大山对话。原慧江同志连续4年被评为林场先进工作者,两次被主管局评为林业系统模范防护站。

十五年来他工作在深山野林,但从无怨言,他默默地守护着安泽的大山、安泽的绿色,他是绿色的“守护人”。

马建红

马建红,男,1978出生,大宁县太德乡茹古村村民。

2008年9月9日傍晚,马建红在回家的路上,发现路边放着一个破被褥,里面好像包着什么“东西”, 走近弯腰一看,让他看到了吃惊的一幕,打开被褥一看,原来是一个男婴,他立刻明白这是个弃婴。这时他做出了一个坚定的决定,收养孩子!还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马党伟。

马建红和妻子都是普通的农民,家里的收入主要靠庄稼,家庭勉强的能过,弃婴的到来给原本就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为了让小党伟能够健康成长。妻子宁愿自己苦一点,也不愿意让孩子苦着。小党伟得的是先天性硬脊膜膨出。这病需要西医进行手术治疗。即便手术,也会终身坐轮椅,大小便失禁,是一辈子的累赘。

一天又一天的喂养,一回又一回的救治,一番又一番的操劳,赤贫的家更是难以为继了,为了给小党伟买牛奶和治病,这个家庭欠下几万元的债。但马建红夫妇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些年,乡里、县里的领导对他家的事儿都很关心,多次提出要让他们享受低保待遇,但他和妻子都婉言谢绝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确实不想因为收养孩子而给社会增加负担。他说,“我们才30来岁,还能干活,只要有能力,我们就要把这个孩子养活下去。”

贾玉桃

贾玉桃,女,1956年出生,洪洞县大槐树镇弯里村村民。

1994年,丈夫38岁突发脑血栓,丈夫四肢无力,言语不清,大小便失禁,每天都要弄湿、弄脏裤子、褥单,她毫无怨言,每天细致入微的照料。祸不单行,在丈夫生病后的第三年,婆婆又患脑血栓,她更是把婆婆当作自己的亲娘一样,换洗、擦拭、清理,仔细地护理着老人。2009年,公公被诊断为肝癌晚期。公公生病的那些日子里,柔弱的贾玉桃硬是一个人悉心照料照顾三位病号,每天为他们端洗脸水,做饭洗衣洗裤,端屎端尿,直到公公去世。丈夫和婆婆瘫痪在床,大小便失禁,每天晚上尿四五回,有时候,贾玉桃整晚都睡不安稳,感觉衣裤换洗不完。为了让婆婆和丈夫的身体不起褥疮,她每天都得艰难地移动着丈夫和婆婆,从不间断。贾玉桃用她柔弱的铁肩,却撑起了刘家晴朗的天,她用这样无尽的爱,传递着人间最真最美的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