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经济类 财税记忆>>正文内容

牛家大院与尧舜禹时期“府库”的传说

 

牛家大院与尧舜禹时期的“府库”

从一些史料所记载的神话传说及考古出土不难看出, 尧舜禹就主要活动范围曾经在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流淌的土地广袤、草树茂盛、鸟兽出没区域,或者说宜居宜耕宜猎宜区域,就在临汾与运城晋南盆地一带。 那么,我们的财税记忆探源,也许必须探到神话传说中的尧舜禹时期,去寻找关于最早的“府库”的影踪。

翻开或线装或竹简的“平阳史” ,我们惊奇地发现:一部某个地方的发展史,无论它从小区域扩划为大区域还是由大区域缩小为小区域,正如《三国演义》中开篇第一句话——话说天下大势, 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而分分合合间,演绎出的不仅是一部人类进步史、同时又是一部文字史、劳动史、政治史、金融史、军事史、商贸史、教育史、建筑史和艺术史。作为支撑整个政府机构运行——包括支撑官吏办公经费、军队打仗花销及建都修渠—— 的财税史,却被莫名其妙地忽略。好在,就在笔者困惑之际,“府库”附近高大巍峨的“牛家大院”隐隐约约神神秘秘浮出苍茫的上古史,矗立在妫水之岸。由于“近水楼台”,离“府库”近在咫尺的牛家庄便有络绎不绝的牛姓子弟应征入伍,义无反顾地成为物资堆积如山的“府库”的忠实守卫者。

让时光倒流向人类生存蛮荒年代,毫无疑问,为了刀耕火种之便,为了获取鱼兽之便,裹着树皮的先民,必须择临河而居。蒲州座落在黄河中游,黄河流经其西部和南部,在潼关突然急转成一大弯曲形成拐角之势,全长百余里,滩泽广阔,土地肥沃,气候温和,自然条件与环境优美,物产丰富,最适定居。

180余万年以前,就有西侯渡匼河人在此生息繁衍。这是中国最古老、亦是最早用火熟食的人群。我们所熟知的民间故事《牛郎与织女》里主人公牛郎的祖先,就是从黄河下游的河南东部地区逃荒流落于蒲州的先民。那时候,蒲州是全国物资的集散地和重要的漕运码头与口岸, 黄河西岸的朝邑县建有全国最大的永丰仓。黄河东岸的蒲州,早在舜帝时就有全国最大的府库。牛郎的先祖在尧舜时代,就曾有人担任舜帝国库的守库人员,为舜帝专职看守金库。

从某种意义上讲,尧王更像一个伟大的发明家。尧帝在平阳建都,住在茅草庭舍中的这位“帝范”,一天到晚顾着发明月历纪年、发明水井围棋、发明餐桌白酒,发明晋地农耕。更像一个开明的思想家,这位“民师”,当政后生活非常俭朴,住茅草屋,喝野菜汤,穿葛藤织就的粗布衣。忙着设"欲谏鼓",毫无龙威地听所有来访官民的建议。更像一个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忙着深入穷乡僻壤,到山野之间去寻查细访,求贤问道,微服私访,察访政治得失,选用贤才。左顾右盼,配自己身边的几个大臣;东奔西走,选自己的接班人。但是,他至少不是一个具有战略眼光的经济家。在他看来,调研、选将与禅让,才是治国理政的大事。事实上,他忘记了一个上层建筑之所以稳固的立国之本——那就是经济基础。当时,由于当时生产力条件低下,货币交换尚不成熟,国库既使征收屯积也是征收屯积实物为主。不管征收什么,用老百姓的话说拾到蓝里就是菜啊,忙忙碌碌间,我们这位受人敬中的先贤却没有安排他的几个大臣去“拾菜”,没有把财税管理放在应有的位置去牧眼天下。

与尧不同,经过这个经过尧的“民主禅让”而坐上大帝宝座的尧的乘龙快婿——舜帝,可以说比他的老丈人更会用人不说,“贡赋”意识极强。不是后来权利至高无上的历朝历代的封建君主都喜欢说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吗,这个出自《诗经》的名句广为流传。既然如此,虽然远古时期的帝王对于各个辖地的统治没有那么死那么紧,让交点贡品也在情理之中。

天生目有双瞳的舜继承王位后,对这个年轻人不太放心的帝尧曾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舜,其目的算政治联姻,监督这个年轻人的一举一动。让他们夫妇仨永远居住在妫河边,他们的子孙永远留在妫河边居住的。这种情况下,舜便以妫为姓“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只要是他劳作的地方,便兴起礼让的风尚;“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制作陶器,也能带动周围的人认真从事,精益求精,杜绝粗制滥造的现象。深得民心的他到了哪里,人们都愿顺从他的统治,一派上行下效、歌舞升平的景象。他即位的当年,就到各地巡守,祭祀名山,召见诸侯,考察民情;还规定以后五年巡守一次,考察诸侯的改绩,明定赏罚,可见舜注意与地方的联系,加强了对地方的统治。与他的老丈人相比,舜帝在用人上略高一筹,能够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达到用人新境界。在这里,我们所要提的是他用对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禹,治水的大禹。

舜帝命大禹担任司空,治理水土 成就最大,他尽心治理水患,身为表率,凿山通泽,疏导河流,终于治服了洪水,使天下人民安居乐业。当比之时,“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清平局面。

后来,在人们的印象中,大禹就象那些泥雕石刻的塑像肩扛一把巨大的铲子,似乎就会领着一群芸芸众生治理水患。其实不然,大禹不仅善于治水,还工于治税。上任初,大禹就思考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各个属地的税赋贡物交不上来?是这些割据一方的傢伙根本没有上贡的想法,还是上贡的道路如同水渠不够畅通?而缺乏贡物,庞大的各级王府开支难以为继啊。于是,乖乖听话的奖,拒不执行的斩。纵横江湖的大禹,一边以息土填洪水,斩杀招摇撞骗的“河湖神”;一边用铲子在大地上嗤嗤划出九条贡道,斩杀只许进不想出的“吝啬鬼”。在他的带有行政权利与专政权利于一身的“大铲”挥动之间,各种顽固势力望风而逃。没有几年功夫,大禹的治水与治税双功初见成效。大刀阔斧地开辟了赋税航道并改革税法,打开了九条全国各地“诸侯”来朝贡舜帝的通道,史称“九州”。

《禹贡》记载“禹贡九州之法”日:“禹别九州,随山浚川,任土作贡”。其中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培植国家“财税”来源,以增加国家财政收人。

尧舜时代被后世儒家称为“唐虞盛世”,中国古史上的黄金时代。《禹贡》中对山西有这样的记载:“厥土惟白壤,厥赋惟上上错”。意思是冀州的土壤是白色而且柔软的,这里的臣民应当交纳一等赋税。冀州虽然很大,但主要的是以山西,尤其是以晋南为中心的。《禹贡》所说的九条通向中央的贡赋水运航道,不管各州的起点在哪里,都是把蒲坂作为最终的目的地。四千多年前的蒲坂,已经是一个重要的漕运码头。全国各地的贡赋之物,都要从这里上岸,运交到舜帝的“国库”之中。

如上所述,大禹开辟的九条税赋航道,分别是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全国各地的贡赋最后都经黄河转运到蒲坂舜帝的国库。南方诸州进贡的路线是沿江、泗水,转送荷泽到济水入黄河。贡赋有金、银、铜、锡、铅、美玉、美石等各种矿产;楠、桧、桐、松、竹等各种贵重的竹木;(系系)、麻、葛、绸等各种纺织品;鱼、龟、珍珠等各种海产;犀牛皮、旄牛尾、象牙、鸟羽、香料、油漆、兽皮、珍禽怪兽、珠宝等。北方诸州从黄河运交的贡物有:粮、棉、(系系)、麻、盐、煤、石料、木材、兽皮、牲畜、树木等。全国贡赋的货物,都汇集在渭水与黄河交汇的弯曲处。

古蒲坂先是尧帝的都地,舜代尧摄政之地在妫、汭水中间的“妫讷舜都”(亦即“舜居妫油”)。尧搬迁平阳(今临汾市)后,舜迁都蒲坂。禹为舜帝的大臣,受命治水,开辟赋税航道,改革税法,是为虞舜所建帝国“国库”的丰盈服务的。所以说,蒲坂早在四千多年前,就是中央赋税的漕运码头,是尧舜时期重要的经济口岸,是全国最大的国库储仓。全国各地的贡赋之物都要从蒲津上岸,运交到帝王的国库之中。山西的粮、盐、棉、麻、煤等物亦要从此出口运送到全国各地急需的地方。所以,在码头口岸和国都附近就要有一个特大的国库储仓。传说,这个国库建立在地势较高,以防黄河水患,进出货物方便的妫水上游,距国都不远的“舜居妫汭”东边,离码头口岸二十余里的历山脚下。为防盗防匪,又必须派重兵护卫看守。

牛郎的先祖,从黄河下游的河南东部流落到蒲坂后,靠打工放牧为生。因其子女多而生活艰难,当儿子们长大成人后仍无钱娶妻,成家立业。为以后的生计,牛姓老人把一破锅摔成碎片,对儿子们说:“为了生计与前程,你们各拿一块,分道扬镳、各奔前程去吧!为不失血缘血统,尔后若能团聚,就以破锅重圆为标志”,故称此牛姓为“锅底牛”。 留守在妫水旁的牛姓子孙,在尧舜禹时代,曾有人在“国库”招收库兵时入伍。牛郎是库兵的子孙,他们的家安居在国库附近的妫水南岸,史称“牛家大院”。后来,当牛姓人家繁衍兴旺时,在大院西南四里开外的地方遂聚集成村落,即今谭庄所在地。

蒲坂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以桑麻棉种植和纺织为著。桑麻“性宜沙土,疏而易达”,蒲坂人多种于黄河滩涂,滩广地阔,“不汁顷亩”,只要“岁无霖潦,及河水所致,则大收温絮,御冬及供纺织,赖其用焉”。市场供应自不必说,光制军衣、军帐的布帛,蒲坂就得贡献不少。舜帝的孙女或女儿之所以名日“织女”,就因她心灵手巧,善于纺纱织紝而故名。唐彦谦《七夕》诗曰:“而予愿乞天孙巧,五色纫针补衮衣。”

织女居住在国库附近,即妫水北岸的“舜居妫‘衲”。牛郎的家亦居住在国库附近,即妫水南岸(黄河北边)的牛家大院,他经常随家人出入库兵营地,有时跟随当库兵的长辈住在库兵营房附近。《史记·天官书》和《汉书·天文志》故曰:“牵牛为牺牲,其北河鼓”,牵牛亦位于黄河以北。《史记·天官书》、《尔雅·释天》云:“河鼓谓之牵牛”。正义“牵牛为牺牲,亦为关梁。”“自昔传牵牛织女七月七日相见,此星也”。《太平御览》卷三一引《日纬书》:“牵牛星,荆州呼为河鼓,主关梁;织女星,主瓜果”。

织女与牛郎居住在历山脚下,黄河之滨,雷泽湖畔,妫油水旁,这是他们经常跟随家人耕耘、制陶、渔猎、放牧的地方;亦是小伙伴们经常玩耍、沐浴、嬉水、摸鱼、捉虾的好去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进入青春期,两情相悦,产生爱情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门不当户不对,却是牛郎与织女婚姻间的最大障碍。牛郎家穷,为置办婚礼,向天帝借钱未能及时归还而受到与织女分居的惩罚。《太平御览》卷三一引《日纬书》:“尝见道书云,牵牛娶织女,取天帝钱二万备礼,久而不还,被驱在营室是也。”牵牛织女因相爱而被罚。《诗经·小雅·大东》云:“或以其酒,不以其浆!鞘鞘佩禭,不以人其长!维天有汉,鉴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诗中牵牛、织女之所为,亦仿佛罚作苦工的营室景象。然而,爱情的魅力却是无穷的,是任何势力难以阻挡的。

牛郎是一个憨厚老实、相貌平平的一介庶民百姓。然而,家长却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娥皇、女英与虞舜的奇妙婚恋,恩爱无比,必然对织女有所影响。她不顾爷爷舜与姥姥西王母(即王母娘娘)的反对,坚持与牛郎的婚姻自主、恋爱自由。但是,在私有制产生后,婚姻是以财产多寡、地位高低而定夺的时代,所以牛郎与织女的婚配,在天帝人帝即人与神淆杂统治时期,只有以神话传说的形式才得以成全。加之,国人谜信,尊天敬神,认为人死后会升天化为星宿,所以敬奉牛郎织女是阻隔在天河两边的两颗星宿,直到思想解放、百家争鸣,我国历史上出现婚姻自主、恋爱自由的自由婚第一高峰的春秋战国时代 。

织女为了能与牛郎长期和睦,共度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所以对王母娘娘与天帝只许他们每年七月七日夜相会一次的安排十分不满。织女不屈不挠,坚持斗争,甚至“容貌不暇整”、“遂罢废织纴”。天帝与王母娘娘无奈且受感动,认为既然民以食为天,就“封牛郎为灶王爷,封织女为灶王奶,让他俩下凡人间主管麦粮伙食,只许他们每年回天宫一次。牛郎与织女选择腊月二十三回天宫,七天后,于大年初一五更天返回人间”(《寨子村志·民俗篇》)。这与史料中的“天帝怒,责令(织女)归河东”相吻合。

大禹治水是个庞大工程,既需要充足的财力人力物力,又需要大量的劳动工具。为了运输与仓储的便利,打造生产劳动工具和治水工具的场所就设在黄河与妫水的交叉口东边。制造工具的原料就在附近的历山。作为一位农业社会的领袖人物,首先应该关心与致力的就是国计民生,农业生产。这一件大事办不好,别的事办得再好也不行。禹根据山脉地形,采用疏导的方法,开沟掘渠,使洪水从江河流入大海。大禹治水是古老简单的故事,面对洪水泛滥,大禹的父亲采用“堵”的方法,失败了,被处死;大禹接过治水的重任,采用“疏”的办法,经过长达13年三过家门不敢入的艰辛努力, 最终大功告成。

大禹治水成功后,凭借自己的威望与权力,夺取了舜的帝位。舜被禹排挤后,舜后裔及有虞氏,相继从晋南外迁到河北、山东、河南、安徽、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广东、湖南、四川等地。河北的妫州、妫水;山东的历山、历城;河南的虞城、西虞、商丘;江苏的虞山;浙江的上虞、余姚;陕西的商县、蒲城、尧山等地,都是舜之后裔思念故土,怀念祖先在迁徙中移植的地名。夏禹在安邑建都,晋南多是禹后裔和夏后氏所居住,所以“舜居妫汭”、“二妃坛”等被毁,帝舜之“国库”亦消声匿迹,荡然无存。

牛郎家族因牛郎与织女婚事而受牵连,其家族亦大量外迁,流落他乡,使守库人居住在国库附近的牛家大院从此消失。如今的谭庄,可能就是在牛姓大户的村落遗址上建立的。千百年来,谭庄多是薛姓、任姓而无牛姓。据《史记·陈杞世家》索隐:“薛,奚仲之后,任姓,盖夏、殷所封、故春秋有滕候、薛候。”谭庄有一支任姓,据说是清朝时从北平迁来。不知村里最早的任姓,何时迁来?但村里却有牛家祠堂,村外有数十亩大的牛姓祖坟。每年清明节,陈村、牛家庄等地的牛姓子孙都来谭庄扫墓祭祖,印证此处原是牛姓的祖居之地。

陈村,今属永济市韩阳镇,在历山脚下,妫水南岸,传说是尧舜时牛家大院遗址。春秋战国时从河南宛丘迁返回山西的部分舜裔,现为舜裔庐姓,另有从外地迁回的牛姓、李姓所居住。据《史记·陈杞世家》、《舜帝历史与传说》所记:周武王灭商后,在天下广招三皇五帝之裔孙,晋封诸候。舜裔受夏禹及其后裔排挤,大量外迁,舜的二十三世裔孙阏父隐姓妫,在当地潜居下来。被周武王发现后,投奔武王门下,担任陶正之官,继承祖舜制陶的传统工艺,为周之百姓生活服务。于是,武王封阏父之子满到宛丘(今河南淮阳)为陈候,遂改地名为陈州,后为陈国、阏父子孙皆改姓陈,史称“陈胡公满”。武王还把长女太(元)姬许配给他为妃。陈国被楚惠王灭后,胡公满的子孙有的逃难到阳武户(今河南兰考县城北)建立陈封,有的逃回晋南,在妫水南原牛家大院遗址上建立陈村,但为了韬隐与安全而改陈姓为庐,这是鉴于先祖穷蝉始建穹庐民居,为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大贡献,是建造穹庐民居的首创人之一。舜时亦以庐苇、亦名蒲苇盖房而致。有一部分从河南回来后先在风陵渡东的焦庐、南节义、兴安、南吉一带散居。他们经侦察了解认为回陈村安全后,才迁往陈村。据说有一支庐姓去了四川。后来,有牛姓、李姓亦迁居陈村,所以,陈村自古至今无陈姓。

舜帝后裔,特别是牛郎家族从外地迁回蒲州妫水附近的时间较晚,这与夏禹安邑建都、其后裔长期居住晋南,长期排挤、压制舜后裔,并诋毁商均为“奸子”有关。舜后裔妫期因忠谏夏桀,为桀所灭而无后,可见有夏之暴虐。《通考四裔考一》曰:“夏后氏太康失德,夷人始叛……桀为暴虐,诸候为侵”。《楚辞·离骚》日:“夏桀之违常兮,乃遂焉而逢殃”。王逸注:“夏桀上背天道,下逆人理,乃遂以逢殃咎,终为殷汤所诛灭”。《史记·夏本纪》曰:“夏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国人愤恨有夏的荒淫与残暴,诅咒:“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商汤在呜条(今运城市)打败并杀夏桀灭夏后,夏桀的一支后裔北逃为匈奴。《史记·匈奴传》云:“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夏禹后裔被殷人驱逐后,多逃往北方,亦有一部分逃往南方。所以《史记·越王勾践世家》曰:“越王勾践其先禹之苗裔”。匈奴后来不断侵犯中原,给中原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汉高祖、汉武帝、王莽等为反击匈奴入侵,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所以,外迁的舜裔对迁返回晋南不免心有余悸。

2016年9月4日,一个中美科研团队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宣布,他们在黄河流域发现了古代一场超级大洪水的科学证据,这一洪水很可能就是“大禹治水”故事中提到的灾难性大洪水。同时,这也为夏朝的历史真实性以及起始年代提供了重要支持。

据考古发掘证明,辉县孟庄遗址的龙山文化城址存有大洪水的遗迹。 那场大洪水发生在龙山文化晚期、二里头文化之前,这正是4000年前舜禹时期。黄河在此时间改道,在豫东折而北向。辉县是北流黄河水患之重,大禹治水也自当从共工故地开始。这段的治水基本就是泄洪,沿黄河北上,决通九河进行分流。所以《史记•河渠书》等中所说“身执耒锸,以民为先,抑洪水十三年,三过家门而不入”,终于出现了“九州既疏,九泽既洒,诸夏艾安”,实际上可能是指禹率治水大军决通九河进行分流,解决了共地的水患。

大禹治水彪炳史册,但大禹治税鲜有人知。其实,我国的税收制度就是大禹创立的。《尚书・禹贡》记载:“禹别九州,随山浚川,任土作贡。”说的就是大禹把天下划分为九个州,并根据各州的地力和产品,规定了不同的贡赋物品和数量。《史记・夏本纪》中“自虞、夏时,贡赋备矣”和《孟子・滕文公》中“夏后氏五十而贡”的记述都表明,夏朝奴隶制国家建立后,曾经及时采取法律形式确立国有赋税制度。而大禹创建的我国古代赋税力役制度,就是中国税收文化的源头。

至今,在人们的脑海里依然疑云密布:中国历史上流传的大禹“治水”的故事,是不是大禹“治税”之误?其实大禹治水也治税。大禹在治水过程中,了解并记录了各地的风土人情和物产状况,这为他后来成为部落联盟首领后推行“任土作贡”――依据各地特产确定税负,打下坚实的基础。“任土作贡”就是把治水的方法用于治税,是顺应实际情况之举。

由于舜的德高望重,历史地位与社会影响很大,所以舜的历史传说、遗迹、遗址等在晋南蒲坂地区虽经夏禹及其后裔多次毁坏,但仍存留不少。而织女,特别是牛郎的传说与遗迹却很少。据陈村牛姓老年人讲,村北原有数十亩大的牛姓坟墓,但那是后有的,而外迁以前古老的祖坟却在谭庄。所以每年清明节,陈村、牛家庄等地的牛姓子孙都去谭庄上坟祭祖。还说据爷爷的爷爷传说,陈村古有一“牛女祠”,不知何因,早就毁坏无遗了。历山民众为纪念牛郎,在他经常放牧的山上建庙,托他的神灵护佑上山砍柴、采药、牧牛的人畜平安。但因时事日非,只好韬光养晦,只说是山神庙,而不说是牛郎庙。如此韬声匿迹,无非是怕招灾引祸而已。

牛郎家族与舜帝国库之兴衰,在史料不足的情况下,只能是一个神话传说。神话传说是古代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是古代人民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生活的一种天真的解释和美丽的向往。然而,神话却往往是历史的影子,传说往往折射出历史的真实。

编者注:本文略有删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