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经济类 财税记忆>>正文内容

中国史前治税史溯源

中国根 黄河魂 这里是临汾!

 

编者按:税收是一个古老的历史范畴,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夏、商、周时代的贡、助、彻,是我国税收的雏形。《孟子•腾文公上》记载:“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彻,其实皆什一也”。本文作者旁征博引,将我国治税史追溯到了炎黄、尧舜时期,从学术角度看,亦可谓是一家之言。

马克思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在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中,我们透过铭刻的、竹编的、线装的史书,不难看出这样一个过程, 即大自然孕育人类的过程,劳动创造人类的痕迹。具有四季变化的广袤自然界中,人类的劳动是一切财富的源泉。人类通过生产活动和制度安排而创造财富,创造财富是人类最基本的实践活动。一部人类浩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浩瀚的财富创造史。

作为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治税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古平阳,就是尧舜禹治理天下的主要活动的地域之一。秩序井然的唐尧治税,从盘古开天地、伏羲时代、神农炎帝及黄帝的部落联盟那里,又得到什么样的税收制度萌芽传承?让我们的目光投向一把巨斧开辟天地的盘古之神——

没有制度的约束,便没有人类生存生活生产秩序。那年,专家从一幅云南沧源岩画上考证, 应该是二万年前原始人的作品, 一人头上发出太阳之光芒,左手握一石斧,右手拿手一木把,两腿直立傲视一切。古时生在黑暗团中的盘古之神,因为他不能忍受黑暗的煎熬,用一把威力无比的神斧劈向四方,亮光闪过之处,天与地断裂,大自然豁然开朗。天空高远,大地辽阔。为不使天地会重新合并,他继续施展法术。每当盘古的身体长高一尺,天空就随之增高一尺,经过1.8万多年的努力,盘古变成一位顶天立地的巨人,而天空也升得高不可及,大地也变得厚实无比。

从盘古开天地(“肇立乾坤”),经过女娲补天地(“以立四极”);到了伏羲的时代,这个从未停息的分化过程终于又催生出一套最初被用来进一步规范等级制度和分工制度的——八卦体系。这种体系——八卦体系——最初的原始哲学和原始法规的神秘体系,如此地简单明了和行之有效。在它的影响下,生活在四面八方的各个原始部落(诸如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女娲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共公氏,祝融氏,神农氏……等等), 无一例外地依次效法。从而,不仅使各个原始部落的等级制度更加完善,更加巩固;而且也使各自的分工制度更加广泛,更加深入。与此同时,生产力也因此而开始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已经是被部落首领(奴隶主)们更加有效地组织起来的,众多部落成员(奴隶)们;他们或者“作结绳而为网罟”(编织渔网),或者“取牺牲以供庖厨”(畜养禽兽),或者“以佃(畴)以渔”(采集、狩猎、和捕捞),或者“造书”“作瑟”(文字乐曲)、或者“制嫁娶之礼”……。大家分工合作,相互依存,各个原始部落出现一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景象。

毫无疑问,具体到每一个原始部落,虽然,内部治理制度初见成效,而局限性也显而易见。各个部落的首领各自为政,各行其道——“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人复结绳而用之。至治之极。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陶醉于“小国寡民”的管理状态,真正普遍“治税”的时代并未开启。

这个历史阶段,出现了一个承上启下的女娲伏羲时期,又经过神农炎帝的创新,这个从未停息的分化过程现在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由于“斫木为耜,揉木为耒”的炎帝部落首创原始农业(社会分工继续深入),而且“耒耨之利,以教天下”(大公无私)。一向是分别据守不同领地,并且各自为政的许多原始部落,诸如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女娲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共公氏,祝融氏,伏羲氏……等等,现在开始众星捧月般地融入一个更大的体系——部落联盟(等级制度继续扩展)。

原始社会后期形成的部落联合组织,通常由若干近亲或近邻部落组成,结成联盟的主要目的在于共同合作出征或自卫等军事行动。

部落联盟可以是血缘或近亲关系部落之间的联盟,也可以是不同部落之间的联盟。这为后来国家的出现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众所周知,人类不是为了东讨西伐而东讨西伐,进一步说打仗的目的除了忍无可忍的自卫之外,说到底最终还是为了开疆扩土、发展经济,让所有的部落联盟成员过上好日子。而发展经济离不开开创市场机制,离不开物品交换。为此,为了使加入部落联盟的各个原始部落能够互通有无,协调发展,已成为部落联盟最高首领的炎帝,“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开创了市场机制的先河。

一旦建立起这样的部落联盟,开始治税顺理成章。也就是说,不但要进行物品交换,作为部落联盟,还要向俯首称臣的各个部落进行收税,以便统筹使用,养活联盟机构的成员及军队等。在古老的中华大地上,一个由部落联盟的最高首领,顺势而为向分别据守不同领地的各个原始部落征收贡赋,即预示着“治税”时代的到来,预示着只联不少治的时代的终结。

据史书的描述:由于炎帝“其俗朴”,“重端悫”,“不岔争”,“无制令”,由于“昔者神农之治天下,(为民)务利之已矣,不望其报。不贪天下之财,而天下共富之。不以其智能自贵于人,而天下共尊之。” 。由于炎帝“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

在开始的时候,炎帝尚未在部落联盟中真正建立起征收贡赋的制度。或者充其量不过是各个原始部落,在炎帝组建的市场上“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前后,象征性地缴纳少量贡品,以示对炎帝的感谢和敬意。并且即使连这一点也不缴纳,炎帝也只是“威厉而不杀,法省而不烦”,不会多做追究。

俗话说,慈不掌兵。如此一来,同时还要肩负起整个部落联盟安全重任的炎帝,靠什么来组建一支强大的治安力量呢?……而如果没有一支强大的治安力量,当外来的敌对势力开始侵犯部落联盟,或者部落联盟内部发生了相互争夺领地的冲突;炎帝靠什么来对外抵御侵略,对内惩恶扬善呢?……

没有强大的税赋制度来为既进又出的国库提供强大的支撑,部落联盟便有可能陷入摇摇欲坠的境地。正因为神农炎帝未能及时并坚决地通过征收贡赋,来组建一支强大的治安力量。没有通过强制性手段来治税收税,让成员部落乖乖的纳赋上贡,联盟的统治难以为继。

所以,他所领导的这个大而无当的部落联盟,终于陷入了“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的衰败局面。并且即使炎帝的后继子孙们(例如榆罔)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而不得不改弦更张,开始强征贡赋,以求力挽狂澜(所谓“炎帝欲侵陵诸侯”之意或许如此),那也是为时已晚。这个时候,乘势而起的轩辕黄帝的部落,现在已经要捷足先登了。或者说,在黄河流域异军突起了。

面对“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的衰败局面;面对“炎帝欲侵陵诸侯”的亡羊补牢之举。北部地区一向骁勇善战同时重视治税的黄帝, 实行了大刀阔斧双管齐下的变革,一是变革军队建制,一是变革治税机制。将自己本来也是从事多种经营的部落,改造成为主要用来“习用干戈,以征不享”的专业化的战斗集团。并依此对周围许多由于饱受侵伐之苦,而甘愿缴纳一定量贡赋的部落,实行强有力的安全保护,对据不贡赋的小部落,进行分寸得当的惩罚。众鸟拜凤,上下有序。从而,达到“诸侯咸来宾从”,进而,实现“诸侯咸归轩辕”。

事实证明,远古时谁重视军队和治税的力量,谁便可以在蛮荒天地间掌控一方江上。逆势而衰,顺势而为,炎帝的部落联盟迅速瓦解,而黄帝的部落联盟迅速壮大;直至“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与此同时。处在东南方向,并且也特别擅长于“习用干戈,以征不享”的蚩尤部落;急驱虎狼之师,大举杀入这场争夺炎帝遗产的战斗。决战关头,“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

从此以后。众望所归的黄帝,在“东至于海”,“西至于空桐”,“南至于江”,“北逐荤粥”的广大地区中;正式建立了向分别据守不同领地的各路诸侯,征收贡赋的制度。并且,为了保证这个刚刚建立起来的征税制度能够落到实处,除了“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之外;黄帝当时还需要亲自率领他的“习用干戈,以征不享”的专业化的武装集团,“以师兵为营韂”,像行云流水一样“迁徙往来无常处”。“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好不辛苦!也就是说,中华大地最早的建而行征税制度,实际上从黄帝开始的。

自从轩辕黄帝凭借武力开创征税制度,经过颛顼帝喾承上启下,星移斗转,花开花落,过渡到了进一步发扬光大的唐尧虞舜时代。

尧,是黄帝的玄孙。最初黄帝和炎帝共称为中华民族的共祖,而黄帝也被称为五帝之首,黄帝在逐鹿中原的战争中,先后击败了炎帝和蚩尤,成为了中原的霸主,从而开创了华夏民族的文化。尧帝,姓尹祁,根据《史记》和《尚书》记载,他号放勋,因为封地在唐,所以后人又称他为唐尧。由于唐尧的德高望重,而且有能使各部落团结一心的能力,所以人们都很尊重他,就推举他为部落的首领。尧在位七十年,是从他的哥哥帝挚那里继承的帝位。由于帝挚他不善管理,在位九年后,帝位由尧继承。 事实上,这个帝位来的并不容易。

帝挚末年,洪水泛滥,灾民流徙,诸侯割据称雄,而没有出众治理天下之能的帝挚面对这样的乱世束手无策。这时,尧这位高人如横空出世,出现的先民的视野内。他在联盟内部辅佐帝挚治水救灾,扶助贫弱,于衰世危难之中,在万邦万民中树立出一个贤君忠臣的形象。不仅,尧深受老百姓的爱戴,即使各怀心态的诸邦国的侯伯们,对尧也佩服有加,甚至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帝挚无奈之下,不得不将帝位拱手让给尧。

尧以天下为己任,亲睦九族,百姓昭明,协和万邦。组织联军,平定叛乱,重新统一中华大地。安抚四夷,召集诸邦国的侯伯在解县盐池开会。“百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就在这次非常非常重要的群雄聚集的会议上,尧被大家正式推选为盟主。

民师帝范,万事躬行。先来看一向治国理政贤明的唐尧如何治税的吧。俗话说,一个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